日番谷萱草

对不起,不能这样没完了,这个就是昨天魔女的姜饼人小烤箱里的人,又在这里颠倒黑白,只会在自己的私密空间里乱吠,都不敢和我们正面怼的,我今天就发出来让大家看看你们乱嚎的嘴脸

这个就是我早上发的事情经过,别的我就不说什么了,最让我恶心的就是那个挂着轰焦冻头像的人在岚面前说一套做一套我他妈等一下就去怼你最好心理准备把小王八羔子!

thirtyet:

大家好,给大家康点好康的(不是新游戏)

对不起,后续来了,请看这个……我……我现在只想砍人,不想别的,求姜饼人厨们擦亮双眼,不要进这个群
我实名diss这个魔女的姜饼人小烤箱,不仅仅未经允许就把我们群主的这个画拿出来使用(这个不是表情包,是我们群主画出来的姜饼人同人),并且还在这里不要脸的怼我们的三十八,最后一个居然还不要脸的让我们的三十八自己问群主能不能看他是个什么意思,我都快被气笑了,一群傻逼,我要去空间和lof上diss你们,求转!什么鬼玩意的一群群!请姜饼人厨们看看一些人丑恶的嘴脸,岚真的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姜饼人厨,我希望现在在姜饼人圈子里的各位扩散一下,还我们群主一个公道,谢谢

一定要恋爱或长大才看得见颜色的这世界一定不对(0.5)

*名字好长啊,简直无力吐槽


*设定:22岁之后才能看得见颜色,想提早看见颜色的话一定要遇到自己的真爱才能提早看见颜色,当然,有些是一生下来就能看见颜色的,数量少,但都是精英。


*金:高中学生 雷狮:公司总裁 (对,你们没猜错,这个是雷金。)


*来,开始我们的正片吧,虽然一定会写的很烂。


————————————————————————————————————


这个世界...你说没有颜色吧,它的颜色又是绚丽多彩的,你说他有颜色吧,搁我们的眼睛里面却又嘛颜色没有,什么柠檬黄,什么罗兰紫,什么海蓝,什么金黄色,搁我们眼睛里要不就是一片灰,要不就全黑,要不全白,全黑还差不多一点,你搁哪里我们就当是晚上了,你要是敢拿全白的...你看我不拿一个铁锹把你头给你削了。

更可恶的是在吃饭的时候明明看着自己那白花花的米饭和自己面前一大碗灰灰的冒热气的虽然不知道红色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知道一定是辣的冒菜准备美美的吃上一顿的时候一旁的一些‘真爱’组就当是真爱一般的在哪里吹嘘说情话导致自己胃口大跌,只能看着对面友人吃的正欢的仓鼠脸无奈的扒拉两口米饭强撑着吃完。

我:外表笑嘻嘻,心里MMP。

跟你们介绍一下我对面的友人:金

我就实话跟你们说了吧,金的头发颜色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但几乎看不出灰色,真的,我想肯定是特漂亮的那种,毕竟你不能让他没有老就顶一头白花花的头发是不是。配色也是偏亮色调的,毕竟我要不是带了眼药水还真没法和他同台竞技。

顺便说说性格,虽然有些鲁莽,还有着不符合这个年纪的天真,但是很讨喜,金几乎就是我们班宠的那种存在。

可惜,让一头狮子给拱了。

想到这里,我咂了下嘴,脸上挂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谁说这年头只有野猪能拱白菜别的动物就不能供点别的东西了?没有人这样规定吧,所以,我们班的班宠就这样被一只野生狮子拱了。

哦,MMP

就在我想的出神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出现在我的背后,好的,我知道来者不善,你有钱你有势你有权你还没病更何况你还是业界精英,好好好,大佬,你请坐,小的现在就出去不打扰你和金的二人约会了。

我拿起自己的包起身之后还看到那头野生狮子冲我咧嘴笑了笑,相当充满占有欲和挑衅的微笑。

我:……MMP听见没有!MMP!

―――――――――――――――――――
看见金前面坐的女孩看见他的挑衅之后充满扭曲的脸,雷狮简直高兴的不能再高兴了,他就是要在每个金的熟人面前这样来上一出,昭示金的身份。

他是他雷狮的所有物,谁也不可能夺走。

“唉?学姐怎么就走了?我还想问要不要再来一碗的……”

看着女生愈走愈远的身影,金叼着筷子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就把精力又放在了自己还有一大半的冒菜上,却没有动筷子。

“喂,雷狮,你看得见颜色吗?”

他用着还未褪去青涩的少年音对着雷狮说道,同时夹了一块肉,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哈?你到现在还想问我这个愚蠢的问题么?”

“我想也是,如果你看不见颜色的话,也不会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我了吧,虽然我可能还要再等几年才能看得见颜色啦……”

金模糊的说着,顺便把自己才夹到的羊血喂到了雷狮的嘴里。雷狮也毫不客气的把那块烫嘴的羊血嚼碎,咽到了肚子里。

“其实,我挺喜欢你吃辣椒的。”

“哎?”

看着金因为辣椒而微微带上水光的眼睛和那红红的脸,雷狮笑得更开心了。

“因为这样的你看起来很好吃。”

“……流氓。”

金本就有些泛红的脸因雷狮的这番话而变得通红,却又不能反驳,只能硬生生的憋出两个字。

“那今天晚上要我再流氓一次么?”

看着面前的这个不想总裁的总裁,金却妥协了。

“只要你想的话……可以,但只限今晚!”

说出连雷狮都想不到的话之后,快速的解决着自己面前的冒菜,时不时看一眼雷狮,却发现自家的男友在对着自己笑着的金,心脏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他好像……能看见那么一点点的颜色了。

好吧,我承认,最喜欢你了。

金看着雷狮充满笑意的紫色眼睛,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
――――――TBC―――――――――――
这一章算个番外,明天就开始写整片了,估计两章完结,估计而已。
还有,看了这个粮后,别打我。

愿你常伴吾身(嘉金)

*嘉金

*皇帝嘉,妃子金(不是性转)

*人物OOC有,请斟酌食用

*说实话微博都有了都有了这篇文章了我为啥还要发?

*不管了,总之放粮之后不要打我。

圣空星国是一个奇特的国家,要问为什么的话你可能还得从前皇帝在位的时候说起了。这个国家的强盛是你所想象不到的,因为他们...是个军事大国,但人民的生活过得可以说是不算平淡,要问为什么的话,那只能是一个原因:皇帝的实力太过强大引起了众怒。

人民也想和平啊!可他们的皇帝太逆天他们能怎么办啊!他们也很绝望啊!可是日子总是还要过的是不是。圣空星国的人们今日也在祈祷着和平。

也不是没有国家联合起来进攻圣空星国,但是一个个的都被打了回去,最终还和圣空星国签订了合约,不可谓是不惨烈。但是就在今年,皇帝...不,应该说是前皇帝,宣布了一个非常...微妙的事情:让他9岁的小儿子嘉德罗斯继位,成为圣空星国的新皇帝。

等等等等等等等,9岁皇帝殿下???前皇帝殿下求您再考虑清楚!他还是个孩子!!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大典还是按照前皇帝陛下所说的时间举行了,拥有金发金眸的英俊皇帝登基了,尽管他只有9岁,可没有任何人能够否定或者是敢于否定他,因为新皇帝的知识,军事能力以及身为皇帝应有的高傲和霸气全都拥有,在这个国家之中,没有人能够比这位皇帝做得更好。只是...我们伟大的皇帝陛下这几天一直在烦恼一件事情...便是妃子侍寝的事情。

..............................

“朕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朕不需要什么皇妃,就算是父王选上的,那又能怎样,还不是想靠着朕实现她们的凤凰梦,一群群成日浓妆艳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朕看了就烦。”

嘉德罗斯头也不抬的看着桌前的一摞摞卷宗,只挥了挥手,就想把自己面前的这个前皇帝的心腹给打发走,但是那人毕竟是前皇帝的心腹,还是有这么几分本事的,只见他直起身子,毕恭毕敬道“皇上,您的心情正处于急躁之中,这微臣也理解,但这毕竟是太上皇的旨意,就算是敷衍着,这么久了,也总要召见一个妃子侍寝了。”

老太监讲得头头是道,倒也没法反驳他,而且嘉德罗斯对他的印象也不算坏,也只能是叹了口气。他将自己正在写文案的手停下,放下笔,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揉了一会,璨金色的双眼正视着那胸有成竹的老太监。

“行了,朕知道了,明天只要朕第一个碰见的后宫妃子,就可以过来侍寝了,其余的妃子,日后再说。”

看着老太监行礼离开之后,嘉德罗斯眯起那双璨金色的双眼,张扬的笑了起来,但是文案的书写却丝毫没有慢下来。

“哼,你以为你能斗得过我吗,只要明天我呆在大堂之上,那些妃子们便奈何不了我,谁让...后宫不得干政呢。就算有人劝我摆驾回宫,我也可以以自己的政务为由而赖在王座上,这些小手段,对于这个国家来说,也没什么吧。”

那语气中充满极度的自信以及对一些人的嗤笑,只是这些话,除了嘉德罗斯之外,还有谁知道呢?

..........................

当然,是没人知道嘉德罗斯的计划的,所以他本想着深夜等那些爱惜皮肤的‘娇花’们都睡着了之后,用自己的武功偷偷溜回寝宫的,谁知道半路上迎面就撞到了一个人,他到还好,轻巧的着地,而反观那人呢?直接就摔得够呛。但居然毫发无伤,真是不得不感慨是他骨骼惊奇还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啊!我好不容易才搞来的糕点和食物!都有点脏了!虽然还能吃啦....你到底是谁啊!这么晚了还在皇宫里走动,不会也是和我一样去御膳房弄些吃的当做夜宵吧?”

嘉德罗斯还没有开口,便被对面的人一连串的嘴炮给堵了回去,这不禁让他有点恼火,谁敢与圣空星国的皇帝没大没小的说这些话呢?他皱起眉头,才仔细的打量这这个人:一头金色的短发夹杂着说简单也不简单的发饰,湛蓝如同浅海一般的眼瞳,明显什么妆容也没花,身上穿的衣服也是那种妃子们才能穿的华贵衣服,可俨然已经被眼前的这个人给弄得又皱又油,大概是面前的人拿衣服包裹糕点与食物的最佳证明吧。

看到这里,他突然浑身一震,脑子里俨然蹦出一句‘只要朕第一个碰见的后宫妃子,就可以过来侍寝了’,让他立刻离这个人远远的。他以为金认识他,下一刻可能就会大喊起来。可是金却没有这么做。

“你不用害怕的,虽然私进御膳房是挺严重的,但看你的身手那么好,想必去拿些宵夜也是很简单的吧,不被发现的话就没问题啦,我是登格鲁国来的妃子,我叫金,我不会把遇见你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的。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就对了。”

将对面皇帝的动作理解为‘害怕自己去打报告’的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对着嘉德罗斯灿烂一笑。让嘉德罗斯微怔,这是第一次,在圣空星国之中有人对他这么笑,第一次有人还不知道他。第一次...他对一个人有了好感。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嘉德罗斯第一次,对一个妃子产生了兴趣。

他想让面前的这个人陪伴在他的身边。

“金...是么?”

他轻笑道,带着些微的笑意。让金一愣,竟有些微微的颤抖起来。

“明天可能会有好事情发生在你的头上,所以,今晚最好将自己洗漱一番吧,这样才能带着愉悦的心情迎接明天不是么。”

嘉德罗斯轻笑着,走向了自己的寝宫,留下一脸不知所谓的金。

“好事情啊...啊...这么说来...”

金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宵夜。

“我还没有...问他的名字和给他宵夜呢,这些宵夜有点多,我也吃不完啊。”

金只这样喃喃道,看着嘉德罗斯的背影,觉得脸渐渐有些红了。他也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了好感。

..................

“皇帝殿下,您昨天碰到妃子了吗...我想老臣问这些也是白问,因为老臣知道昨天皇帝殿下根本就没离开过晨议大堂...”

“不,我遇到了,虽然还没有封号,但是...确实遇到了一位妃子。”

这一句话可把下面的这位堪称是前皇帝的心腹的大臣吓惨了,他差点把头都要磕到地上,才慢慢抬起头来看了面前的这个9岁的皇帝一眼,只看到皇帝正认真的批阅卷宗,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这才把腰板挺直,同时心里也满是问号刷屏。等等?皇帝陛下不是以前看到一个妃子都会厌恶的躲开么这回居然说他要妃子侍寝???是老臣的耳朵不如以前好了还是皇帝殿下您承受的压力太大终于疯了??当然,这些话他并不敢明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狂刷几句。

“咳咳,恕老臣失礼了,请问哪位妃子名为....?”

“金,登格鲁国的金。今天,我会亲自去接他。”

嘉德罗斯说完,用身旁的玉玺,直接在他起草的文书上盖了一个章子,看都不看,便交给了身旁主管内务的大臣,其内容也是让主管大臣目瞪口呆,只见主管大臣拿文书的手微微颤抖,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世界末日的样子,让一旁的人们都好奇了起来,待皇帝离开之后,一个个的和小鸟一样的围了过去。

“皇帝殿下到底写了什么让你这么惊恐啊。”

只见那个大臣缓缓的打开文书,让大家看了一下,这时候,大堂里静的可怕。

“...一个月之后如果确认相爱...就封皇后...你觉得是我们疯了还是殿下疯了。”

“也许...都疯了吧。”

殿内充斥着绝望的空气。

...................

“话说我还是没搞清楚,那个人说的大喜事到底是什么....”

金一边剥着葡萄,一边想着嘉德罗斯的话,苦恼着,最终还是摇摇头,将自己的苦恼甩了出去。他准备溜出去了,就像他平时做的一样。

“又准备像昨晚一样溜出去么?你还真是个特别的妃子。”

熟悉的、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金打了个寒战,一转头,看见的,就是靠在柱子旁的嘉德罗斯。

“是你啊...等等,你连妃子的宫殿都敢闯!你不想活了!我带你走,跟着我!”

金想到‘死刑’这两个大字即将要被安到他有些好感的人身上,心里便开始慌了,他急急忙忙的跑到嘉德罗斯身边,拉住他的手想要把他送出去,但是却被那人反握,动作顿时一僵。

“我带消息来了,你难道不想听听我带来的消息么?”

嘉德罗斯笑着将金拥入了怀中,在他有些泛红的耳边讲到“今晚侍寝的人,是你,朕的王妃。”

他看着一脸懵圈的金,猜想着金的下一步,没想到的是金上来就是一锤,锤在了他的身上。

“原来你就是嘉德罗斯!亏得我还以为你会被处以死刑!亏得我还对你有点好感.....等等!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就在金生气的锤了嘉德罗斯之后,还没来得及锤第二下,就被嘉德罗斯扛麻袋一般的扛到了肩上,然后直直的朝嘉德罗斯的寝宫走去。

“原本侍寝要在晚上进行的,既然朕的王妃如此等不及的话,那不如现在就侍寝好了,反正,朕的公务也批完了。”

嘉德罗斯璨金色的眸子对上了那一片浅海的蓝色,金看到那双眼睛里充满笑意以及一些别的他看不懂却让他感到了害羞的情绪,便用双手挡住了自己的脸,让嘉德罗斯看不到在那双手下绯红色的脸颊,虽然...他粉色的耳朵已经暴露了自己的真正心情。

......................

“...嘉德罗斯,你个混蛋...”

金扶着自己的腰,无力地说道,他的衣服已经被嘉德罗斯扔到了挺远的地方了,自己也不能赤着身子下去捡,只能无力地骂着身旁的这位武艺及精明于一身的皇帝。

“朕对自己的妃子胡乱来一点,也不会有人反对,不是么。”

嘉德罗斯把玩着金的短发,虔诚的吻上了金的额头,让金的脸颊再次染上了绯红,他们相识的时间虽短,但不得不说,这段关系就是这么突然,但却又好像在情理之中,只要他们相互继续加深彼此之间的感情,就能将这个国家变得更好。

“金。”

“恩?怎么了?嘉德罗斯?”

他看着金浅海蓝的眼睛,笑着捧起了他的脸

“愿你常伴吾身,永相随...”

......................

你们知道吗?现在的圣空星国已经变了样子了。

皇帝殿下负责的,是关于军事方面的工作,而皇后殿下负责的,是与各国的外交,而且每次外交都很成功的样子,真是不可思议。

恩?你问皇后殿下是谁?恩....你是不是有些太孤陋寡闻了?

皇后殿下有着金色的短发,浅海一般的蓝色眼瞳,没有架子,待人温和,笑起来就像是个小太阳,今日的我们,还都沉浸在皇后殿下的温柔之中呢。

不过,也不能太贪心,如果我们贪心了的话,遭殃的可是皇后殿下呢。因为占有欲强的皇帝殿下...恩恩,这可不能说了呢,反正,现在的圣空星国很强大,很平和就是了。因为....我们有个好皇帝和好皇后啊!

————————————END————————————————

我朋友被一群狼看上了,我还打不过他们,怎么办??(5)

*因为信息课老师没来所以光明正大的偷懒。

*表示时间不多了所以这篇文章是个小短打。

*我TM已经多长时间没更新了?有瑞金,稍有all金

*总之,根据凹凸世界第二季开播的小脑洞

你们好,我是叙述人,真的是很长时间都不见了呢...在那个鬼天盟的鬼狐天冲搞事情的时候,真是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呢。

我只想说句mmp,你们知道吗,就是因为那只鬼狐!我居然被他暗算了然后一直被囚禁在鬼天盟的内部,我只有句mmp要说,鬼狐!你听见了没!我对你说的!mmp的鬼狐!

不过,也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让我的积分堪堪的维持在了不掉出排名的一个相当微妙的境界。当看见那些人变成碎片然后只剩下了原地的原力技能的小球之后那些小球还飞上了天空,我也有些想哭了,大概...我也会变成那个样子吧。

嘛,反正先把这些不好的记忆撇过去,现在先来谈谈我所在的凹凸大厅的情形吧。

我只觉得...整个人所在的场所已经不能称之为是大厅了,这里明明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让我觉得十分的难受,我厌恶的朝后退了退,只想吐出我肺里的最后一口烟来挡挡这股肃杀之气,然后便看见了我当时差点笑疯的场面。

你知道吗,当时格瑞在肩上扛着金虽然脸上满布着‘冷漠’两个大字,可是周身的气场却并不肃杀,反而是他凭着自身的气势帮自己身上抗着的金抹去那股令人不安的肃杀之气,我看着金那傻得要命的气场,只能头痛的叹了口气,顺便抱着‘啃狗粮’的心情看着格瑞,为了不让金感觉太难受,格瑞还好心的扶了扶金的腰,好吧,我知道,你们就使劲的秀吧,我就当个吃狗粮的观众。我看着那边的情况,突然就想把我的太阳镜拿出来或者恨不得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瞎子。

当然,没过多久之后金就醒来了,然后被一脸冷漠的格瑞扔下了地。

我:呵呵,格瑞,你尽管装,有眼睛的都能看到你对你竹马的关心,虽然你想证明你的冷漠,但是我们都不是瞎子好么?我还听见了一旁凯莉说的金昏迷了三天的事情,你就这样扛了金三天。

然后金就问到了那些没有出现的人们是怎么了,是回家了么。

好吧,我不得不承认,这句话把整个大厅的气氛都弄得更僵了。

我想到了那些变成碎片的人们,心情也有些沉重,只能抿了抿唇,把一些辛酸与苦楚吞了下去。

我听见了一些人失去同伴的痛苦,有些人也因此质疑起了一旁的丹尼尔裁判长,女人的第六感让我感觉到了些许异样,我看到丹尼尔裁判长就这样拿出了‘代行神旨‘的气势,之后,便是对我们的训斥,我听着这些训斥,也只能赞同的点点头,这并不是...我们所渴求的。

我看到雷狮海盗团的佩利想展开厮杀的模样,也只是皱了皱眉头,毕竟佩利的个性我也有所了解,不然他也不可能遇见金就想开打,还好今天的我们拥有保护罩,不然...可能就会被这些凹凸的大佬们给撕碎的吧,这让我又想起了我并不愿想起的一幕。

“啊!叙述人!找到你了!”

我感觉身子一沉,只见金抱着我的脖子就压了上来,我不禁笑出了声。

“哈哈,金,你简直就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嘛。哦,还有,格瑞...“

我还想说‘格瑞可能扛了你三天‘这句话之后,只感到身后一冷,转过头看到的,便是格瑞那冷冽的紫色眼睛盯着我和金看,仿佛是在威胁我‘如果你敢给金说这件事情的话,你就死定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不说可好?

我还感觉到了另几个方向投来的视线,我当然知道有谁:嘉德罗斯,雷狮,丹尼尔,还有银爵艾比和一道陌生的视线,我顺着那道陌生的视线看去,发现是拿着双剑的一个俊美男子投来的。

“双剑的安米修...?“

我有些不安的念叨着那个人的名字,扶了扶我微微头疼的脑袋,让我冷静下。

“金,为了不耽搁你们的进度,我先去挑车子了,重点时再见。“

我对着金笑了笑,便匆匆的去挑了一辆一人坐的车子,我觉得刚才我再不抽身,不管这个防护罩在与不在,格瑞那些看上金的狼们绝对会来把我的防护罩给打碎的,到时候...呵呵。

看着坐在凯莉车子上的金,我愉快的笑了笑,把自己的郁闷与不快甩在脑后,今后的故事,才要开始呢!

当然,在我的车子有了那100秒的倒计时的时候,我就不这么想了...我恨死制作这个车子的人了!

我感觉自己可能哪里不对劲了

在放假之前,听语文老师讲了一个文章,叫《疯娘》,因为我听着故事情节挺感人的,然后去搜索了一下,看到结尾的时候还有点泪目,可是再看一遍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到底哪里不对劲呢???于是我反反复复又看了几遍,然后明白了什么....这不就是那些被强迫生孩子的智商有问题的女人的例子吗???

  

思考到这一点的我顿时吓得手指冰凉,之后不敢再碰这样的文章,为什么????哦,问我为什么我只能这样回答:看这样的故事泪目的我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疯娘对儿子的爱的确让人泪目,可是想想疯娘的儿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嗯.......

这就是有些风气不好的农村的通病了,你知道吗,强迫有些智商有问题的女子为他们早早生孩子,更何况那些农村绝对还是重男轻女的,这让人不得不深思生出女儿之后到底会受到怎么样的对待...

人们都为这篇文章拍手叫好,起初我也认为是这样的,可思考出这个问题之后我不得不好好的思考一下我看的到底是什么。

我想作者当初只是想把他的舅妈的遭遇写下来,让人们知道他舅妈的悲惨可是他应该还不知道少数的人们居然还会想出这样令人细思恐极的真相也真是....

我想类似于疯娘这类人的还不在少数,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嫁给大山的女人》这个电影,当初看这个电影的时候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我是很生气的。

为什么???这不应该是个称赞人性的爱的故事么?称赞个头啊!!你觉得把一个智商没有障碍的正常女性拐进大山让她为大山里的男人生孩子然后对那个孩子付出爱就是人性的爱啦???你怎么不自己亲自去试试???要是我被那样做的话在生下孩子的那个瞬间就把孩子弄死然后自己去死。没有别的选项,与其生下畜生的孩子,我不如选择死亡。

  

一个正常的女人被拐进深山之后都是这个下场,你觉得那些智商有问题的女子会怎样???她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正在被这些人做什么!!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一篇叫做《十宗罪》的小说,那本小说里面我至今记忆最深的,便是那些人去营救那被拐进大山的女孩却未营救成功,令我叹息,我至今记得在看完那一段时我自己都久久不能回神。

我庆幸自己从小到大保持着警惕,我庆幸自己听老师的话不接受陌生人的邀请,我庆幸自己是个有脑子的人,我不庆幸在中国乃至于全世界仍然有这样令人惋惜,愤怒与绝望的事情发生。

为什么说令人惋惜?因为那些女子若是拥有智商拥有机敏的话他们就不会被那些人面兽心的畜生卖到深山去给人当老婆,为什么说令人愤怒?因为他们漠视法律,把人心和一些人最为美好和纯真的人性剥夺了。为什么说绝望?那些失去了孩子的娘亲与父亲他们将会哭的多么的撕心裂肺?拐人的良心真的不会痛?拐人不就是为了让她们为人父母么?那拐人的倒是拿出你们没有的良知替那些父母们想想啊!!!既然让那些人受了孕,那就要成为父亲,那为什么不替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们想想???真的要让你的孩子也被拐然后你才体会到那种痛苦然后把已经为人父母的女孩还给她们的父母????算了,也不说了,反正说了也是白说,毕竟拐人的既然拐了,既然都让人家大姑娘家的有孕了,那想必也是没有良心的畜生了吧。

  

在这篇文章最后,我只想说,想称赞《疯娘》一类的作品时先去动动自己的脑子看这是不是该称赞的事情再去理智的称赞她,否则自己就会变成鼓励一些人去拐更多的女子去替他们生孩子的一些称赞罢了。这就是我看完《疯娘》这个作品的感想。然后翻了下资料,原来这还是个全国“敬老好文章”,我的妈呀,惊悚死我了。

(MMP,微博一直发不上去我去你个锤子的微博。)

梦境与现实(现实篇)

(这个系列只有两篇,我也只打算写两篇,梦境和现实,革命机valvraveX凹凸世界X择天记,有CP,大概是唐陈,艾晴和all金吧。。。虽然只有些小片段或者是一点点内容。)

               痛苦,没有嚎啕大哭的痛苦,最为绝望

               悲伤,从未显露出来的悲伤,最为痛心

               思念,发自内心深处的思念,最为强烈

               接受,只能从现实之中接受,最为无力

    今天的星辰,与往常的不一样,因为它。。。不再闪闪发光了

                                因为陈长生死去了

     陈长生。。。你可一点都不长生。

     唐三十六看着徐有容抱着的陈长生,心里默默地想到,同时没由来的一阵火大。为什么你要这么快就死掉?唐三十六痛苦的皱起了眉头,他死死的咬着他的嘴唇,泄愤似得将它咬出了血。

     你说过你要活到两百岁,你甚至要活到更久更久,难道只是骗人的吗!!如果不是骗人的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快离我们而去!!

     “陈长生!不要装死!你给我起来!”

     他愤怒地向那边吼着,将步子迈得很开,速度很快,他想揪着陈长生的领子把他拉起来然后将他打一顿,之后听到他熟悉的那个声音微弱的说一声“我还活着呢。。。再打真的就死了。。。”这样的话,哪怕是一句也行!这起码证明他还活着!这最起码还能为他留一个希望!!陈长生没有死这个希望!

     他还没有碰到陈长生,就被一道剑意给拦住了:那是徐有容的剑意

     “他已经死了,我知道你的脾气,但是。。。他真的已经死了。。。”

     唐三十六听见徐有容颤抖着说着他明明知道的事实,却始终不愿意接受它:陈长生已死这个事实。

     “你们慢慢聊吧,我先走了,明天。。。还要给他准备一下才行呢。”

      徐有容,这个凤凰儿,抹干了自己的眼泪,温柔地将她抱着的那个人缓缓的放下,如同一个妻子温柔地将自己生病的丈夫放在床上一样,确认了这个位置可能使陈长生感觉好一点之后,徐有容一个转身,人就只剩下了背影了,但是她的背影是那么的悲伤,那么的无助,仿佛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姑娘。

      周围只剩下了蝉鸣声,那片湖泊如同当年一样,陈长生在见了红妆之后每一次都是从这里上来的,唐三十六回忆起了与陈长生当年的往事,还想起了梅里砂大主教的话:陈长生是他的机缘。

     是啊,陈长生是他的机缘,可是,他怎么又不是陈长生的机缘呢?陈长生最信任的人是他,他最信任的人是陈长生,如果不是陈长生。。。他会一辈子都被关在那个祖堂里面吧,他看着陈长生,碰了碰他的手,龙血沐浴过的身体如同新生儿的皮肤,他的脸上充满了安详,他身边的气息还是让人如沐春风,那么的亲切,他还是教宗,最年轻的教宗,身上的圣光气息让人感到温暖平和,可是。。。为什么这么凉呢?

    那是生命流逝的温度,那是渐渐失去了生机的人才有的温度,虽然陈长生的手本就偏凉,但是。。。为什么会这么凉?唐三十六只能握紧了陈长生的手,他必须接受这个他不想接受的事实:陈长生已经死了

    唐三十六看着那张清秀的脸,俯下身去,亲吻着他的脸庞,他颤抖的看着陈长生,千言万语只化作了一句话。

    “谢谢你,能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他的眼泪滴在了陈长生的脸上,他始终记得与陈长生走过的路,他知道,陈长生一直都是那个国教学院的小书生,而他。。。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唐三十六了。。。

一个干净的灵魂从始至终一直在旁观看,他的眼里有着星辰,在看到唐三十六亲吻着他的脸庞时,他闭上眼睛笑了,嘴里说这些什么,但。。。随风飘散了。。。

———————————————————————————————————

今天是个好天气,适合于结婚之类的,喜庆的事情,艾尔艾尔弗在连坊小路里见和二宫高日的婚礼上这么想着。

‘看起来非常幸福的样子呢。’

艾尔艾尔弗这么想着,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糖融化了,咖啡便甜了。。。可是。。。糖再也回不来了。

时缟晴人就是这样。

艾尔艾尔弗看着‘火人’,闭上了漂亮的晶紫色眸子,渐渐回忆起与时缟晴人的一切,是的。。。晴人总是那样,明明可以逃避,明明可以什么都不管,可是最终却站了出来拯救了这个世界的少年。。。再也不在了。

在‘火人’上,时缟晴人轻轻地打中了他,那是。。。他第一次被时缟晴人打中,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飞散的泪花旁,拥有着晶蓝色眸子的少年,那样圣洁那样开心的笑着,然后。。。就这么死去了。。。

不。。。他只是睡着了。没有痛苦,没有烦恼,只带着。。。最后看见的景象,晶紫色眸子的人眼中有着的眼泪与飞溅出来的泪花,以及他那惊讶的神情,都被时缟晴人所看到,然后带走。

艾尔艾尔弗释然的睁开了眼睛,再次望向了婚礼后面的‘火人’身上,却猛然的发现了什么,将视线停留在‘火人’的身上。他有些不可置信的微微的张大了眼睛。

是他么?

晶蓝色眼眸的少年,有些愣愣的看着婚礼的现场,在那双眼睛中映出的,是惊讶与不解,以及漂亮的景色。

是你么?时缟晴人...!!!

在‘火人’的身旁,有些透明的少年,微微的歪着头,好像不懂得这些人在干什么,却因为人们脸上的笑颜而微眯眼睛,笑了出来,那个场面很神圣,让艾尔艾尔弗觉得这是在做梦,然后。。。他看到了

少年将视线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他突然想冲上去拥住这个少年。

然而少年只是笑的更加的灿烂,然后。。。随着清风消失了。

艾尔艾尔弗摸了摸自己的心脏,闭上了眼睛。将看到少年时心中的千言万语汇作一句话。。。

“我们一定。。。还会相见的。”

艾尔艾尔弗漂亮的晶紫色眸子里,充满了期待。那是想再见到时缟晴人的期待,对于艾尔艾尔弗来说,这至关重要。

他向远方的那片天空望去,忽视了人们的欢快的交谈声,只是注视着那片天,如同晴人眼睛般的那片天。。。

———————————————————————————————————

是的,今天的天气,是阴天,正如同现在人们的气氛。

这本不该发生的。。。可这就是发生了。。。

那个笑得非常傻的孩子死去了。。。金死去了。

格瑞抱着那个金的尸体,金还笑着,只是闭上了眼睛,金色的头发沾染了泥土而微微的下垂,只有他身前的血迹证明这一切都不是梦,金。。。是真的死去了。

格瑞的身体颤抖了起来,收缩双臂将金的尸体抱得紧紧的,紧咬着自己的下唇,他的头巾滑落了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可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在哭。

一旁的紫堂幻早已抽泣出声,凯莉只是将头撇向了远方,但是。。。她的眼角可以看见隐隐约约的泪珠。安莉洁站在凯莉的身旁,低头看着地面,眼泪也从眼眶中涌出,怎么擦也擦不掉。

一旁的嘉德罗斯心中涌出了焦躁,眼中划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带着雷德和蒙特祖玛离开了,只是看到了他将大罗神通棍紧紧地捏在手里,关节发白,也没有将大罗神通棍放下。

银爵看着这些,也闭上了眼睛,雷狮也难得严肃了一次,放下了雷神之锤,安迷修也难见的与雷狮达成了共同意见,也放下了双刀,安迷修为金奉上了骑士的祝福,雷狮只是复杂的看着金,天知道他有多么的不甘心,居然会被这个小子保护了。。。这是属于雷狮的不甘,可。。。难道就不是在场所有人的不甘了吗?

他们亲眼看着这个孩子保护了他们,他们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可他们能为孩子做什么呢?这时,有人提出了这个建议。。。

                             种花吧,金会喜欢的。

于是。。。这里在第二年,变为了一片花海,很多的花,雏菊,满天星,依米花,很多很多,开满了这里,埋葬着人们的回忆,人们始终记得,一个叫金的少年,金色的头发,天蓝的眼睛,他被埋葬在这里。

所有的人都记得,这里是他们的秘密,只属于他们的秘密。

忘记不了,所以。。。永远的记住了,在这片花海里,有个小小的坟墓。

在小小的坟墓旁,有一个透明的少年,看着一大片花,开心的笑了。。。

这里是现实。。。亦是属于众人的梦境。。。

——————————END(现实&梦境)———————————————

粉丝破百点梗

今天上来瞄了一眼粉丝居然破百了!???吓得我差点从凳子上滚下去。

所以,就想着让大家点梗啦,小清新的没问题,车的话我要看题材。

*CP问题:我不想因CP掐起来,我吃all金,所以除了all金之外的不要说,如果是无CP的话,我也会写的。

*2月13号开学,因为我是初三学生了,所以没有那么多时间更新,还请见谅,如果有点梗的话,我会挤时间写的

总之就这么多,如果占用了tag的话,很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