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一定要恋爱或长大才看得见颜色的这世界一定不对(0.5)

*名字好长啊,简直无力吐槽


*设定:22岁之后才能看得见颜色,想提早看见颜色的话一定要遇到自己的真爱才能提早看见颜色,当然,有些是一生下来就能看见颜色的,数量少,但都是精英。


*金:高中学生 雷狮:公司总裁 (对,你们没猜错,这个是雷金。)


*来,开始我们的正片吧,虽然一定会写的很烂。


————————————————————————————————————


这个世界...你说没有颜色吧,它的颜色又是绚丽多彩的,你说他有颜色吧,搁我们的眼睛里面却又嘛颜色没有,什么柠檬黄,什么罗兰紫,什么海蓝,什么金黄色,搁我们眼睛里要不就是一片灰,要不就全黑,要不全白,全黑还差不多一点,你搁哪里我们就当是晚上了,你要是敢拿全白的...你看我不拿一个铁锹把你头给你削了。

更可恶的是在吃饭的时候明明看着自己那白花花的米饭和自己面前一大碗灰灰的冒热气的虽然不知道红色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知道一定是辣的冒菜准备美美的吃上一顿的时候一旁的一些‘真爱’组就当是真爱一般的在哪里吹嘘说情话导致自己胃口大跌,只能看着对面友人吃的正欢的仓鼠脸无奈的扒拉两口米饭强撑着吃完。

我:外表笑嘻嘻,心里MMP。

跟你们介绍一下我对面的友人:金

我就实话跟你们说了吧,金的头发颜色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但几乎看不出灰色,真的,我想肯定是特漂亮的那种,毕竟你不能让他没有老就顶一头白花花的头发是不是。配色也是偏亮色调的,毕竟我要不是带了眼药水还真没法和他同台竞技。

顺便说说性格,虽然有些鲁莽,还有着不符合这个年纪的天真,但是很讨喜,金几乎就是我们班宠的那种存在。

可惜,让一头狮子给拱了。

想到这里,我咂了下嘴,脸上挂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谁说这年头只有野猪能拱白菜别的动物就不能供点别的东西了?没有人这样规定吧,所以,我们班的班宠就这样被一只野生狮子拱了。

哦,MMP

就在我想的出神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出现在我的背后,好的,我知道来者不善,你有钱你有势你有权你还没病更何况你还是业界精英,好好好,大佬,你请坐,小的现在就出去不打扰你和金的二人约会了。

我拿起自己的包起身之后还看到那头野生狮子冲我咧嘴笑了笑,相当充满占有欲和挑衅的微笑。

我:……MMP听见没有!MMP!

―――――――――――――――――――
看见金前面坐的女孩看见他的挑衅之后充满扭曲的脸,雷狮简直高兴的不能再高兴了,他就是要在每个金的熟人面前这样来上一出,昭示金的身份。

他是他雷狮的所有物,谁也不可能夺走。

“唉?学姐怎么就走了?我还想问要不要再来一碗的……”

看着女生愈走愈远的身影,金叼着筷子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就把精力又放在了自己还有一大半的冒菜上,却没有动筷子。

“喂,雷狮,你看得见颜色吗?”

他用着还未褪去青涩的少年音对着雷狮说道,同时夹了一块肉,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哈?你到现在还想问我这个愚蠢的问题么?”

“我想也是,如果你看不见颜色的话,也不会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我了吧,虽然我可能还要再等几年才能看得见颜色啦……”

金模糊的说着,顺便把自己才夹到的羊血喂到了雷狮的嘴里。雷狮也毫不客气的把那块烫嘴的羊血嚼碎,咽到了肚子里。

“其实,我挺喜欢你吃辣椒的。”

“哎?”

看着金因为辣椒而微微带上水光的眼睛和那红红的脸,雷狮笑得更开心了。

“因为这样的你看起来很好吃。”

“……流氓。”

金本就有些泛红的脸因雷狮的这番话而变得通红,却又不能反驳,只能硬生生的憋出两个字。

“那今天晚上要我再流氓一次么?”

看着面前的这个不想总裁的总裁,金却妥协了。

“只要你想的话……可以,但只限今晚!”

说出连雷狮都想不到的话之后,快速的解决着自己面前的冒菜,时不时看一眼雷狮,却发现自家的男友在对着自己笑着的金,心脏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他好像……能看见那么一点点的颜色了。

好吧,我承认,最喜欢你了。

金看着雷狮充满笑意的紫色眼睛,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
――――――TBC―――――――――――
这一章算个番外,明天就开始写整片了,估计两章完结,估计而已。
还有,看了这个粮后,别打我。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