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我朋友被一群狼看上了,我还打不过他们,怎么办??(5)

*因为信息课老师没来所以光明正大的偷懒。

*表示时间不多了所以这篇文章是个小短打。

*我TM已经多长时间没更新了?有瑞金,稍有all金

*总之,根据凹凸世界第二季开播的小脑洞

你们好,我是叙述人,真的是很长时间都不见了呢...在那个鬼天盟的鬼狐天冲搞事情的时候,真是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呢。

我只想说句mmp,你们知道吗,就是因为那只鬼狐!我居然被他暗算了然后一直被囚禁在鬼天盟的内部,我只有句mmp要说,鬼狐!你听见了没!我对你说的!mmp的鬼狐!

不过,也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让我的积分堪堪的维持在了不掉出排名的一个相当微妙的境界。当看见那些人变成碎片然后只剩下了原地的原力技能的小球之后那些小球还飞上了天空,我也有些想哭了,大概...我也会变成那个样子吧。

嘛,反正先把这些不好的记忆撇过去,现在先来谈谈我所在的凹凸大厅的情形吧。

我只觉得...整个人所在的场所已经不能称之为是大厅了,这里明明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让我觉得十分的难受,我厌恶的朝后退了退,只想吐出我肺里的最后一口烟来挡挡这股肃杀之气,然后便看见了我当时差点笑疯的场面。

你知道吗,当时格瑞在肩上扛着金虽然脸上满布着‘冷漠’两个大字,可是周身的气场却并不肃杀,反而是他凭着自身的气势帮自己身上抗着的金抹去那股令人不安的肃杀之气,我看着金那傻得要命的气场,只能头痛的叹了口气,顺便抱着‘啃狗粮’的心情看着格瑞,为了不让金感觉太难受,格瑞还好心的扶了扶金的腰,好吧,我知道,你们就使劲的秀吧,我就当个吃狗粮的观众。我看着那边的情况,突然就想把我的太阳镜拿出来或者恨不得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瞎子。

当然,没过多久之后金就醒来了,然后被一脸冷漠的格瑞扔下了地。

我:呵呵,格瑞,你尽管装,有眼睛的都能看到你对你竹马的关心,虽然你想证明你的冷漠,但是我们都不是瞎子好么?我还听见了一旁凯莉说的金昏迷了三天的事情,你就这样扛了金三天。

然后金就问到了那些没有出现的人们是怎么了,是回家了么。

好吧,我不得不承认,这句话把整个大厅的气氛都弄得更僵了。

我想到了那些变成碎片的人们,心情也有些沉重,只能抿了抿唇,把一些辛酸与苦楚吞了下去。

我听见了一些人失去同伴的痛苦,有些人也因此质疑起了一旁的丹尼尔裁判长,女人的第六感让我感觉到了些许异样,我看到丹尼尔裁判长就这样拿出了‘代行神旨‘的气势,之后,便是对我们的训斥,我听着这些训斥,也只能赞同的点点头,这并不是...我们所渴求的。

我看到雷狮海盗团的佩利想展开厮杀的模样,也只是皱了皱眉头,毕竟佩利的个性我也有所了解,不然他也不可能遇见金就想开打,还好今天的我们拥有保护罩,不然...可能就会被这些凹凸的大佬们给撕碎的吧,这让我又想起了我并不愿想起的一幕。

“啊!叙述人!找到你了!”

我感觉身子一沉,只见金抱着我的脖子就压了上来,我不禁笑出了声。

“哈哈,金,你简直就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嘛。哦,还有,格瑞...“

我还想说‘格瑞可能扛了你三天‘这句话之后,只感到身后一冷,转过头看到的,便是格瑞那冷冽的紫色眼睛盯着我和金看,仿佛是在威胁我‘如果你敢给金说这件事情的话,你就死定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不说可好?

我还感觉到了另几个方向投来的视线,我当然知道有谁:嘉德罗斯,雷狮,丹尼尔,还有银爵艾比和一道陌生的视线,我顺着那道陌生的视线看去,发现是拿着双剑的一个俊美男子投来的。

“双剑的安米修...?“

我有些不安的念叨着那个人的名字,扶了扶我微微头疼的脑袋,让我冷静下。

“金,为了不耽搁你们的进度,我先去挑车子了,重点时再见。“

我对着金笑了笑,便匆匆的去挑了一辆一人坐的车子,我觉得刚才我再不抽身,不管这个防护罩在与不在,格瑞那些看上金的狼们绝对会来把我的防护罩给打碎的,到时候...呵呵。

看着坐在凯莉车子上的金,我愉快的笑了笑,把自己的郁闷与不快甩在脑后,今后的故事,才要开始呢!

当然,在我的车子有了那100秒的倒计时的时候,我就不这么想了...我恨死制作这个车子的人了!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