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星纪元)美丽的人鱼歌姬与国王大人

(玩儿过星纪元的人知道,里尔·卢和阿尔弗列,不知道的可以自己去星纪元的卡牌图鉴上查。)
“你知道吗?这个国家的国王大人曾经爱过一条人鱼哦,而且是和人鱼公主一样稀有的人鱼歌姬,哎!你不信么?这可是这个国家人人都知道的事哦,你问那为什么国王大人至今未婚?啊,这个啊...恕我不能告诉你,嗯?王是如何与那位人鱼歌姬相遇的?那就要从很久很久说起了。那天..”黑发少女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慢慢的说来。
那是一个阴天,国王和那个人鱼歌姬相遇的一天,那天,王正在海滩上,为逃避众多公主的求婚狂潮,从而躲到了沙滩上,这时,他听见了动听的声音,清脆,甜美,还有一丝丝的悲伤混杂在里面,于是王准备过去看看,结果他看见的,是一条稀有的人鱼!当时王吓了一大跳,在过去的时候,人鱼是被人们说是从不存在的物种,直到有一天,一个人抓住了一条美人鱼,那只人鱼的眼睛是漂亮的紫眼睛,头发是黑夜一般的长发,美丽极了,从那一刻,人们发了疯一样的要猎捕人鱼,接下来,很多人鱼,都被抓住了,每一个都无与伦比的美,然后,人们就再也没有抓住过人鱼,现在,就有一只人鱼,在国王,阿尔弗列的面前,阿尔弗列表示,这辈子没有比这再惊悚的事了。“请问您能出来了吗?我觉得我们人鱼在沙滩出现并不稀奇,所以请你现出真面目吧。”歌声停止了,那条人鱼感觉上毫无畏惧的把头转了过来,实则你听她的声音可以感觉到有害怕得发抖的意味,害怕他吧她猎捕,再也回不去海底,“...我明白了。”阿尔弗列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这时他才看清了那只人鱼的真面目,是一只稀有的女性人鱼,在他们捕获的大量人鱼中,只有10条是女性人鱼,其他100条全是男性人鱼,但那10条女性人鱼不是一般的美,连地上所有女性的美貌加起来,可能都不过即他们的10分之1“我是这个国家的国王,我叫阿尔弗列。”王先做了介绍,“里尔,里尔·卢。”女性人鱼的眼里带着警戒,看着眼前的这个国家的王,“放心,我不会猎捕你的。”王摇着手,对眼前有着警备心的女性人鱼说道,“我明白了...”女性人鱼安心的说了一句,他打量起眼前的这只女性人鱼起来,短发刚好垂到耳边,眼睛是这里最稀有的琥珀色,五官特别的端正,皮肤是那种豆芽的白色,穿的是歌姬才会穿的歌姬裙,“你是人鱼歌姬?”他问道,“是的,我经常都会在无人的沙滩唱歌。”里尔想着什么,摸着她手上的琴,“您是怎么来的?”她向他看去,眼里带着坚定,“我主要是因为躲避一些公主...”“...现在海里已经没有公主了...只有塞壬大人和一些幸存下来的人鱼,我和我有几个朋友,可能是海里的最后的女性了吧,当年10个人鱼公主,全被抓了...”里尔看着她手上的琴,缓缓道来,“是这样么...我以后还能来么?”王缓缓说道,“这是你的国家,你想怎样,不是我能管的。你想来的话,当然能来、”她没好气的回答到,可能是想起以前他们被怎样对待了。
之后,国家的人们都发现,王经常朝沙滩去,他们并未注意什么,只是以为王只是为了躲避公主们而已,阿尔弗列以为他和那个人鱼歌姬会一直打打闹闹,直到永远都在一起,直到他看到了那件事之后...他那天正要和往常一样,找里尔玩耍,但是,他却看见了,里尔和另一条男人鱼在一起,有说有笑,然后,那条男人鱼吻了里尔,他一直中意的那条,女性人鱼,温柔,并不彪悍,不是像惊艳的人鱼一样,但还是喜欢,喜欢的不得了,阿尔弗列揪紧了胸前的衣服,痛,没有在那些公主之间感觉到的剧烈的疼痛,如同潮水一般,直接涌进了阿尔弗列的心里,爱到疼!她只能是我的!阿尔弗列感觉到呼吸困难,但却猛烈的奔跑起来,有什么东西,有什么珍爱的东西,要被夺走了,“嗯?阿尔...呜!”里尔呆呆地目送着那只男人鱼,注意到阿尔弗列之后,转过去,刚说出两个字,就感觉自己的脸前出现了什么,自己的嘴也被狠狠咬住,“呜!嗯!你在干甚么!”直到阿尔弗列放开她,她才大声的质问,并未注意到阿尔弗列眼中危险的情感,“消毒...这是消毒,你只能是我的...”他的眼中突然迸发出一种迷醉的光,接着...
‘这里...是哪里?’里尔睁开眼睛,只看见了只有她一个人的水缸,“打不开。”她在水里说着,“早上好,里尔。”她听见了最熟悉的声音,“阿尔弗列!”她看向他,却发现,他不在世她认识的他了,“我为你准备的牢笼怎样呢?我唯一的公主。”他向里尔鞠了一个躬,“这是你干的么....”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是的,您觉得怎样啊?”“最差劲了...违背誓言的家伙最差劲了!”“那么,今天就到这里了,我还有事,明天见,我的公主。”他无情的关上了他身后的门,然后,名为里尔·卢的人鱼歌姬自杀了,死在皇宫的鱼缸里,但国王却没有恼怒,就这样,国家就这样世世代代存在,国王也永永远远不老不死了...你知道吗?人鱼的肉...可是长生不老的最佳良药哦。“黑发少女轻巧的说道,转身向后瞥去,在城堡的最上方,有一双酒红的眼睛,正盯着少女,随即转向屋内,”经过了几百年,你还是这么的漂亮...卢。“他眼中的感情快要溢出来一样的盯着他眼前的一具人鱼尸体,那是一只人鱼歌姬的尸体,苍白的手腕上有一道被啃食的痕迹,那很痕迹阿尔弗列制造出来的,那是,绝不能挽回的,悲哀结局。
THE BAD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