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我认识的一位了不起的妖怪(番外)

我觉得我写的停不下来了,然而这个就是妖怪视角,来,朋友们,让我们一起虐死酒吞。不要怂。(而上4篇里面我就只挂了个酒吞童子的名字,有名无人。)

——————————————————————————

我是鱼,准确来说和我的主,荒川之主一样,我也有人形,我也可以在陆地上走,还不需要水,时间长了也没关系,就是每次一不小心就会露出个鱼尾巴,这就尴尬了,我住在一片非常美的红叶林的溪水旁,我喜欢上岸,偶尔还会遇见我的主,我就会和他聊几句,虽然他每次都叫我杂碎就对了。这大江山的主人,酒吞童子,我没见过他,可我听一些喜欢和我说话的小妖说,酒吞童子身后背着一个大大的有嘴的酒葫芦,有一头张扬的红头发,当时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有嘴的葫芦上,没听清他们后面说什么。

一天,我对一个妖怪一见倾心了,也不能说是包含爱情吧,反正我很喜欢他,很仰慕他,我也知道他很了不起,因为他一天到晚都跟着那大江山的主人,酒吞童子身边,他真的有个长嘴的葫芦,他的头发太张扬了,真的,能糊一个人一脸,不,一个身子的那种,一飞冲天的那种感觉,不过我最在意的还是他身旁成天跟着的,叫茨木童子的妖,他的角听说是酒吞童子掰下来的,真可惜,明明是那么漂亮的角,他那银白色的头发看起来真的非常的软,眼睛像是蜂蜜一般,我真的非常的喜欢他,我在这里最不喜欢的是鸟,因为它们总啄我,但我对大天狗还是有好感的,他像个真正儒雅的贵族,而我说的了不起的妖怪,却不是他,正是我所爱慕之人。

我所认识的大江山,自从我所爱慕之人来之后,变得更加活泼,我是个大胆的鱼姑娘,所以我当机立断和他告白,然后被拒绝,理由就是我太弱,好吧,这我也认了。

可那个大江山之主自从认识我我家隔壁红叶林的女子后,一切都变样了,他整日整日的看那女人在红叶林里翩翩起舞,我觉得他怎么都看不够,而我的心上人却为他操碎了心,每天我能做的就是安慰一些因大江山之主迷恋女人而担心其他妖怪打过来想抢占鬼王地位的小妖,我说“没关系,我们还有吾主荒川,还有大天狗大人,还有姑姑鸟,她不会让你们这些孩子受伤的,实在不行的话我们还有玉藻前大人和白狼大人,茨木先生不也在这里么?”我虽然笑着,但其实也有不安,我也怕我的心上人走了该怎么办。

结果他真的消失了几个星期。

我真的很慌,但最重要的是稳住孩子们,所以我暂时稳了稳我的心态,继续安慰孩子们,之后我听到了很重要的消息:我的心上人因为要帮大江山之主修鬼廖而被砍去一只手。

我的心真的很痛,可我无可奈何,这是我心上人自己的意愿,而我知道,这件事是鬼王做错了,是酒吞童子这个鬼做错了。

我的心上人啊,我看见他回到大江山,他的右手没了,真的没了,空荡荡的,我像以前一样和他打招呼,他也很精神的回复了我,我走在他的右边,与他谈论着。

“如果没有星的话,现在的我还回不到大江山来吧。”他毫不在意的开口,唤出一个叫星的人,我愣了一下,随后想到‘啊,是心上人啊。’我想我当时一定是心碎了吧。

我问道“是心上人吗?”她转头看着他,他呆愣了一下,随后大笑起来,“星是我小时候的救命恩人,”他笑道,我心理有些小高兴,当我想去拉他的右手时,我碰到了空荡荡的袖子。

‘啊,他的右手没了啊。’当我碰着他空荡荡的,我这样想,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啊,我还有事,先走了,酒吞还是在哪个地方吗。”他问我的不是问句,是肯定句,我只沉默的点了点头。

“是吗。。。回头见。”他的眉头再看我点头时,紧紧地皱了起来,然后向着那红叶林走去。

我的胃里翻江倒海,难受的要命,看着他的背影,我感觉再也见不到他了,我想起了我触碰到他右边袖子空荡荡的感觉,不禁泪如雨下,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这样的呢?这样真的值得吗?我带着这样的疑问,去了我的主那里。

为什么我的感觉那么准呢?我该怪我自己么?

我听到动静之后赶去了那红叶林,我看见了什么?

酒吞童子拼死的将茨木压在了地上,一只手将他的角拿着,然后。。。

我听见咔咔的声响,茨木的角橡树枝一样被掰断,然后酒吞童子毫不留情的将他的角扎进他剩下的左臂里,我听见了那撕心裂肺的叫喊,我呆呆的一动也不能动,嘴巴都张开了,我的眼睛张的大大的,连呼吸都呼吸不了,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为什么?

茨木痛苦的挣扎,而酒吞将他的指甲刺进了那左臂里。

为什么?

茨木的泪终是没有留下来,在酒吞想给他最后一击的时候,茨木化作白烟,消失了。

这是茨木童子第一次逃跑。

为什么他为了你而受伤,而你却一次一次加深他的伤害?

我终是忍不下去了,我直接舀了一尾巴的水向他泼去,然后自己慌忙逃走。

请等等我,这不是你的错,是迷上了女人的酒吞童子的错。

我看见那伤痕累累的大妖怪走出大江山,我想抓住他,但我离他太远了,根本抓不住,我用尽全力只喊出一句撕心裂肺的“请等我!我会去找你的!绝对会!”我看见他的身影顿了顿,然后消失不见,我知道我的话传达到他那里去了,但在我去找他之前,我必须和酒吞童子做个了断。

我向他挑战了,以争取鬼王为由。

我知道我自不量力,我肯定。。。会死在这里,但我不怕,我知道茨木,我的心上人可能也活不长了,所以,我要去陪他,但我起码,要让酒吞明白一件事情。

我看见酒吞站在我的面前,有真正的王者风范,但我不准备怕他,我必须在这里告诉他,他拿着酒葫芦向我攻过来了,我直接抓住了他拿酒葫芦的手,可我没想到他的力气这么大,直接就将我甩了起来,咚的砸到了地上,我感觉到我被甩的七荤八素,就像人们把鱼摔到地上一样,虽然我本身就是条鱼。

有血从我的喉咙里涌出来,周围人们给我求情的声音充满了我的耳朵,我拿起了我的鱼鳞制成的匕首,直接朝酒吞扔去,可却没有伤到他一丝一毫,准确的说,我无法伤到他,因为他能自我恢复,而且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我又被他拿酒葫芦砸了一下,我感觉我已经支不起来我自己了,我的双腿慢慢的变回了充满鱼鳞的鱼尾,我连尾巴都抬不起来,就算这样,我还是用尽我最后一点力量甩了他一巴掌,那‘啪’的一声,真的很响很响,孩子们流着泪为我求情,而酒吞只是望着我。

“还有最后的遗言吗。说完了就送你去阎魔那里。”他举着酒葫芦,对我笑着说,啊啊,真是。。。。

我笑了,讽刺的笑“真的,不愧是鬼王,变得懦弱的鬼王。”我看得出他变得不悦,但我依然还是面带笑容的继续说下去。“变的颓废的你,根本没有资格去掌管大江山,你沉迷于鬼女红叶,现在她不在了,你颓废之时有感觉到过什么吗?”我笑着,看着他的茫然,“你唯一能相伴的对象已经被你差不多亲手杀死,你高兴了么?满意了么?不会有人在今后的岁月里陪伴你了,你将孤独终生,直到你被人杀死,你将过得生不如死。”我看着他变得震惊,看着他想反驳不,我继续开口“我时间不多了,我就告诉你,茨木他的妖力我感觉不到了,我的心上人永远不在了,还有,那天在红叶林的事情我全都看到了,那尾水,是我泼给你的。请你永远记住,酒吞童子,茨木童子,他因你而死。”我看着他因不相信和发怒而对我挥下的酒葫芦,心想‘反正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我的心上人啊,我来陪你了。’

之后就如同那条鱼说的一样,酒吞童子一辈子再也没有见到过茨木童子,也没有人愿意来陪他,他是孤独一个人。

——————————番外END————————

(我总觉得这篇不够虐酒吞,我应该想想还有什么办法虐酒吞。)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