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我朋友被一群狼看上了,我还打不过他们,怎么办??(2)

(我表示我的脑洞有毒,给我同班同学说了一下,他们表示纷纷被笑哭,说我还写小短片,我当时就想打他们,我们班居然有和我一起看凹凸世界的小伙伴!!抱紧她,我们是好朋友。)

(我觉得还是要给金的这个朋友起个名字,只是有必要的,但她也说自己是龙套,那就叫叙述人吧,这篇偏嘉金和丹金。雷狮,鬼狐的还在构思,银爵没见过多少次,所以性格有些难把握。最后说一句:OOC是我的,金小天使是大家的。all金大法好!

我是上一次的那个人,你们可以叫我叙述人,我觉得今天,又到了一个虐狗的节日,是的,11月11日,当然,知道的人多了,但今天,我真的觉得我的心脏不好了,我的朋友毫无自觉的穿上了美到爆表花魁服。是的,你没有看错,我打的就是花魁服。

因为昨天大天使长说想要办个活动,想要选出在里面最漂亮的人。我表示我早已看穿了一切,还有,我是避过了风头才敢出来的,不然我肯定会被秒,你没看见那时候我房门前到处都是鬼天盟的人还有那隐藏在暗处的雷狮海盗团吗?当我傻啊。

当然,我最终还是被抓住了,被裁判长丹尼尔,我当时觉得,我一定会出局的,但没想到裁判长居然放了我一命,我当时简直是黑人问号.jpg,然后我就知道果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审判长微微眯着眼睛向我笑,其中带着些威胁,我不知道有谁能笑得眼中带些威胁,但我知道,天使长绝对不好惹。

“我需要你协助我,明天是什么日子你不会不知道吧。”他带着笑意的问我,两米多的身高使我感觉颇有压迫感,我想了想,找出了答案,‘哦,明天是11,11啊。’我对上了他的眼睛,我知道他一定想到我已找到答案了,这个白切黑的天使,他最喜欢将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我讪讪的撇了撇头,回答“当然知道,那么审判长需要我协助你些什么?我觉得我上次写的文章还不至于要了我的命吧,难道您要我协助您取我的命?”我看了看这个天使,发现他仍没有改变他的一举一动,只是对我说“当然,你还不至于因为这些事情死掉,因为你的价值还很大,我不希望任何一个有潜力的参赛者被抹杀掉,所以,可以不用担心你的性命之忧。”

他脸上的笑容让人看不清真假,我只能问他有什么事情需要协助,他缓缓的说出了我只要喝一口水,就可以将水全都喷出来的话

他说“我在明天准备了一个活动,是选花魁,凹凸大赛的每个人,虽然不一定都要参加,但是,大家选出来的,认为颇有魅力的人必须参加,你要协助我的就是将你的朋友,金打扮好,然后让他参加,因为这个大赛,没有一个人比你更加适合画花魁装还有知道如何穿花魁服的人了。还有,只要你告诉金赢得这个大赛会赢得一些相对多的积分,他应该会很乐意参加的。”他看着我的服装还有烟管,毫不在意我的反应与态度,就说出了这个协助的内容,然而,身为沼跃鱼的我,早已看穿了一切。我觉得,裁判长不过是想看一个美到爆表的金罢了。

但我不能不答应,因为保准可能会一命呜呼,而且,我也有我的私心,那就是。。。你们不觉得这股清流穿起妖艳的花魁装会美到爆表吗?简直是妖艳的代表成名之作。

然后我再接受了这个协助的时候,我就去找金了,当然,并没有用多少时间,因为金是个路痴,如果他记错路的话,你随时可能碰到他,就像雷狮上次碰到他。。。别提这件事,我恨铁不成钢。

“金!”我看见一头耀眼的金发和熟悉的穿着,就毫不犹豫的叫道,但我很快就后悔了。你们知道为什么吗?猜猜看。好吧,不用猜,我告诉你们,因为金的旁边还跟着一个不速之客:第一名的嘉格罗斯。

等等!你第一名在这里干什么!第二名的格瑞在这里我还能认了,可你和金还不熟啊!也不对,因为他也是一群狼之一,而且也和金发生过一些事情,所以也不能算是不熟,但我最不欢迎的就是他,鬼知道除了神和丹尼尔还有格瑞之外谁能打得过他。

我只能僵硬的在嘉格罗斯有些不好的脸色中慢慢地走了过去,金当然是很热情的扑过来和我打招呼,但是嘉格罗斯。。。我之后还是快些跑路吧。我看见他一脸不耐烦的想用大罗神通棍打我了。

“金,丹尼尔天使长他告诉我,明天他会准备一个比赛,胜出的人会获得相对比较大量的积分,所以我想问问你参不参加,毕竟你的积分在短时间内应该赶不上来。而且我有信心让你赢得比赛。”我看见金听见比赛时眼睛里的兴奋,我还保证他会赢,我觉得他肯定会参加的。

果不其然,金参加了,我说要给金化一下妆,看看效果怎样,结果就是嘉格罗斯拉着金的另一只手,使我硬生生停下了脚步,他的王者风范在这时显现了出来,“渣渣,你想把他带到那里去。”这分明是一个陈述句!这不是问问题!这是让人说缘由!!我在心里怒吼,但还是尽量想一个小心不惹怒他,还可以让他比较开心的理由,我这时想到了花魁这件事。“我现在要给金化妆,嘉格罗斯大人不妨也来看看如何,会让您很满意的。”成功了,我看见嘉格罗斯眼底里稍稍流露出了些兴趣,就带着金和嘉格罗斯一起走到我平常化妆的地方。

香炉,胭脂,口红,眼影,烟管,还有各式各样的和服,花魁服,游女服,这就是我化妆室里有的东西了。我让金在我面前坐下,嘉格罗斯意外的坐在了我旁边,将他的大罗神通棍靠在墙上。我将花魁服和化妆需要用的东西摆在一旁,开始为金化妆。

金的脸并不女气,所以不能是女人常化的妆,应该改进一些。我想着,在手上沾了些胭脂,再金的嘴唇上稍稍抹了下,不会显得太过女气,反而有种自然美的感觉,将剩下的胭脂抹在稍靠眼睛比较近的地方,然后涂开,然后再用笔给他的眼角画了细细的,仿若妖纹一类的东西,然后用金色的眼影轻轻的装点一下,真的很好看!!

然后金笑了笑,仿若一个纯真妖艳的妖精,我差一点就倒地不起,但是想到还没有给金选好衣服,我还不能倒下!秉着这股精神,我又重新站了起来,但我看到嘉格罗斯也愣了愣神,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金,纯真,美丽,又妖艳。

但我很快就稳了稳心态,给金选衣服,但是花魁的衣服都绣满了锦丽的花朵,穿在金的身上并不显出妖艳,反倒让金的魅力下降了,我看到嘉格罗斯也并不满意这样的服装,微微皱了下眉。和服倒是可以,但这次是选花魁,不行,游女的服装领口太过低,能掩住胸口就不错了,我想我还必须做一条套的花魁服。

我拿出布料,给金选了适合他的颜色之后,决定给金绣米兰花还有满天星之后,我就急匆匆的出去做衣服了,然而,中间还发生一段小插曲,这就是我回来听金说的了。。。你们都别拦着我,就算嘉格罗斯是我打不赢的第一名我也要和他去对肛,你知道他干了些什么吗!!!

到了选花魁的时候,星月魔女穿着独具特色的星星花魁妆,画着月亮的妆出来了,评分还不错,艾比倒是没有来,估计是和她弟打怪去了,我也暗地里松了口气,就是我看到格瑞也在场的时候,我的脸色微微白了些,我准备选花魁一结束,我就赶快溜。

终于轮到金出场了,我把妆的颜色减淡了果然是正确的,金一上场就惊艳了众人,还好我看过了,不然我也会被惊艳,我瞥了瞥格瑞,他的嘴因吃惊而微微张开,我估计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幼驯染会上台选花魁流,而且这么好看。我今天还给金手上涂了粉银色的指甲油,我做了捂嘴的手势,金也像上台前我说的一样手微微碰唇,给了众人一个灿烂的微笑,我觉得情敌可能要增加的这种预感是怎么回事???因为全场的人有的被惊艳的捂住了嘴,有的干脆直接尖叫。我看见了那个大天使满意的微笑,我知道起码我不用遭殃了。

好了,以上就是我今天说的事情。是不是这会回说的有点多了?反正,我还是打不过那一群狼,有一天一定,一定会打赢的吧。。。(弱气)

————————————TBC——————————————

(早就想试一下选花魁,但是居然用在了这篇文章上简直刚刚好,穿花魁装的小天使简直想让人prprpr,至于嘉格罗斯对金做了什么。。。我会在后面补上的,在属于每个人的番外。)

评论(16)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