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我朋友被一群狼看上了,我还打不过他们,怎么办??(嘉金番外)

(这是昨天嘉格罗斯对金做的事情,我表示昨天在梦里还梦见这场景了,表示羡慕嘉格罗斯。至于为什么羡慕,你们自己看,简直OTZ,这里有些新加的BUG,别在意。还有:金小天使是大家的,OOC是我的。

连嘉格罗斯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金,他最初认为这个缠着格瑞的家伙不过是个渣渣,一个废物,根本不可能会对格瑞造成什么影响,但是,他错了。因为这个渣渣对自己也造成了影响。

上一次对格瑞说他要将金杀死,然后格瑞就没有说什么,直接就拿起斩烈和他对打,‘哼。。。这个渣渣真的是格瑞的软助啊,明明平常怎么和他说都不会和我来这么痛痛快快的打一场。’他当时是这么想的。

有一天,他远远地看着被格瑞叫做金的渣渣在一边打怪,明明是很容易杀死的(对于嘉格罗斯来说)怪物,却使他左避右闪,‘真的是个渣渣,为什么格瑞会提到他就这么激动。’他静静地在看着,祖玛和雷德去别的地方刷怪,不在他的身边,让他觉得好生无聊。

明明可能会是自己无法打败的怪物,可为什么还是在那里坚持呢?嘉格罗斯并不懂金,准确来说是现在不懂。他看着金明明陷入苦战却仍然露出的笑脸,加上一些有时候装逼失败而被吊打的脸,可那脸上的活力仍然未变,那笑容显得像阳光一样晃眼,他微微看得有些愣了,那海蓝色的眼睛里,有一瞬间捕捉到了他的身影,那个渣渣微微的惊讶了一下,然后又将注意力放在了身前的怪物身上,不过,还是会时不时的扭过来看他一下,像是在确认他走了没有,他突然觉得,这样其实挺不错的,‘这个渣渣就这样就好。’他这么想着,拿着他的大罗神通棍就走了。

然而,就在刚刚,自己要找这个渣渣说些什么,他警戒的表情让嘉格罗斯不禁心情大好,就在这时,一个女人跑过来打断了他们,那个渣渣看见了那个女人的时候,眼睛发亮的向那个女人扑了过去。

‘啧,碍眼。’嘉格罗斯这么想,然后那个女人无视了自己,这让嘉格罗斯变得更加恼火,他听见女人要把这个渣渣带走时,他皱着眉握住了金的另一只手,使叙述人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他看见叙述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开口“渣渣,你想把他带到那里去。”他没有在询问,而是在威慑,这是第一名应有的骄傲,他看见了那女人纠结的神色,但很快,他看看见那女人缓缓开口“我现在要给金化妆,嘉格罗斯大人不妨也来看看如何,会让您很满意的。”他看见那女人公式化的笑容,心里发出了一声嗤笑,但想了想,是要给金化妆,不禁微微有了些兴趣,就跟着那女人走了。

看到那女人的化妆室,第一感觉是大,第二,就是漂亮的衣服还有冒着青烟的香炉,艳丽的口红,浓厚的脂粉味嘉格罗斯并没有感觉吃不消,毕竟任何女性都会打扮自己,蒙特祖玛也不例外。

嘉格罗斯自己坐到了叙述人的旁边,他本身就想看看叙述人到底如何化妆,而在金身上又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他看见叙述人微微思索了一下,便拿出胭脂,在金的嘴唇上涂,并不艳丽,但却有一种美的感觉,那女人又把剩余的胭脂涂在金的眼角旁,微微涂开,用那笔沾了些胭脂,将金的眼眶描起来,然后装饰了些看起来很美丽的图案,嘉格罗斯并不知道那是妖纹,在他看来,那不过是美丽的图案罢了,最后,女人拿金色的眼影在金的眼皮上画了一些,不均匀的地方,都让那女人拿手给涂匀,嘉格罗斯不得不承认,金色,的确很适合这个一直以来被他认为是渣渣的人。

然后,感觉到可能化完妆的金,笑了笑,海蓝色的眼睛在眼影和妖纹的衬托下,加上了一丝的魅惑,而他自身的模样给他添上了一丝纯真,天真。嘉格罗斯感觉到了自己身旁女人快要倒下的那种气息,但还是硬生生的站了起来,他也感觉到自己也微微睁大了眼睛,愣了愣神,他没有见过这样的金,他没想到纯真美好的金如果被打扮的很好的话,会是这样一种魅惑的姿态。

但接下来,他的眉头就有些皱紧了,因为穿在金身上的衣服问题,每一个都如此的锦丽,可是却没法衬托出金纯真与妖冶,叙述人明显也是感觉到了这一点,看了看她旁边好像和她手里拿着的衣服没什么不同的衣服,对着一种类型摇了摇头,还有一种,她看了看颜色,然后让金试了试,叙述人看了看金穿的那套衣服,满意归满意,可是那是游女的衣服,并不是花魁服,所以她想稍加改进。

而一旁的嘉格罗斯则是说不出话来:衣服的颜色很适合金,有些慌张的脸让他脸上的妆为他又添上了另一种色彩,但是,那衣服堪堪掩住了金的胸口,全靠金的双手将衣服微微上拉才避免露出胸口,但金的肩膀却盖不住,还是露在了外面,有些楚楚可怜的他如果是把持力不强的人在这里的话,已经是平躺升天或者直接就一把扑上去了吧。嘉格罗斯眯了眯眼睛,心底油然生出一股欲望:占有欲

那女人说自己要先去做花魁服,就把自己和金留在了她的化妆室,金自然是不习惯这样的服装,当他在嘉格罗斯的旁边和他有的没的聊了一小会后,觉得嘉格罗斯太难沟通和这件衣服的羞耻度,他还是决定去更衣室把他原来的衣服换了回来,但还没有站稳,便被身后的人又拉了回去,致使他跌在了那个人的怀里。

“喂!你个自大狂干什么。。。噫!!!”他刚刚要转身抗议,就感觉到嘉格罗斯不重不轻的按了下他的腰,让他发出了些奇怪的声音,有些冰的手指顺势扶到了他的大腿上,他有些奇怪的正要转过头,就感觉到耳朵上奇怪的触感,他的身体僵硬了些,他感觉到嘉格罗斯咬了咬自己的耳朵,然后移到自己的脖子上,最后,用自己的牙齿重重的咬了咬他的肩膀:带着自身的占有欲。

‘绝对出血了!’这是金心里想的,然后挣开了嘉格罗斯,他看了看自己的肩膀,留下了一道咬痕,他看到嘉格罗斯走到自己面前,越加的警戒,他只看见嘉格罗斯在他耳朵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渣渣,以后别在我面前穿成这样,小心我“收拾”你。”当然,这个收拾是有歧义的,不过金肯定没听出来,他愣愣的看着嘉格罗斯默默的走了出去。(后面的情节就和2一样了。)然后他就把事情告诉了回来的叙述者。

这几天的嘉格罗斯心情很好,蒙特祖玛和雷德表示,绝对是见鬼了,因为他们的老大居然笑了!这不科学!!而据我所知,嘉格罗斯是对自己留在金身上的痕迹很满意,毕竟,他是真正的想要占有金,不过路,还远着呢。

——————————TBC————————————————

小剧场:

叙述人:金,你的肩膀和耳朵还有脖子???发生了什么?

金:啊,这个是刚刚嘉格罗斯干的,不过我并不知道这什么意思,难道这是讨厌我的表现吗??。。。等等!!叙述人!你想干嘛去!!?

叙述人(拿着烟管和剑):金,别拦我,我要告诉格瑞,让他和我一起去打嘉格罗斯,你居然下手了啊!哪怕打不过你老娘也要和你拼了!!

格瑞(默默举起斩烈):走。

我:嘤嘤嘤,我也好想摸小天使大腿啊,嘤嘤嘤。QAQ

所以之后,叙述人给金看得见的地方,全都贴上了肉色的膏药贴,然后还给金涂了些粉底才掩住痕迹。

评论(1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