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七大罪愤怒:对他的伤害(嘉金)

(提示:每一个七大罪都有不同的世界线。这里的设定是ABO设定,不知道ABO的去查网上,每一个罪,在各位大大的脑洞下都集齐了,真是太感谢了!感谢各位大大的帮助。最后,还是常说的:OOC是我的,金小天使是大家的。

嘉格罗斯,是愤怒的象征,这是凹凸大赛的参赛者,每一个人都知道的。他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王者,更是一个出色的alpha。他总是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盯着除了格瑞的每一个人,因为在他眼里,除了格瑞之外,其余的全是渣渣,但就算是格瑞,也没有使他运用愤怒的力量,因为,这还不足以使他动怒。他认为什么时候都不可能动用这份力量。

可他错了,因为从他遇见金时,他以后的生活,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他本来还不屑一顾,可知道金是格瑞的软助时,他挑了挑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尤其是知道金是个Omega时,嘉格罗斯不禁想到‘他是傻了么?’

在凹凸大赛里面,Omega们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他们,或者她们,都在防范着各路alpha,两情相悦的也就罢了,要是强制被标记,那他们哭都来不及,所以他们的脖子上无外乎都带着他们特制的项圈,只不过每个人带的项圈材料都不一样。都是为了防止被alpha标记,而眼前的这个,却冒傻气的没有带项圈,他将眼神瞥到了格瑞身上,看着格瑞对着金那漂亮的侧颈,若有所思的抚了抚自己的唇,他感到有些不愉快,皱了皱眉,‘啧’了一声,带着雷德和蒙特祖玛就走了。

可他竟然在一次的遇到了金,嘉格罗斯的眼里充满了惊讶,因为他所知道的凹凸大赛里,alpha很多,排在前几位的几乎都是alpha,可眼前的小子并没有被任何人标记,这让嘉格罗斯还有他的手下有点疑惑和惊讶。

“老大,不如我去和他打一场,然后强制标记,引格瑞来和你打一场怎么样。”雷德露出了他尖锐的牙齿,笑着对一旁的嘉格罗斯说,金听了,先楞了一下,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撒腿就跑,别开玩笑了,任何Omega都知道,alpha能标记多个Omega,而Omega只能被一个人标记,如果被强制标记的话,还不如他让格瑞标记他,最起码是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不是?

蒙特祖玛没有说什么,反而是拿她的武器将雷德重重的捶下地去,雷德这才绝口不提,蒙特祖玛和雷德是双A类型的情侣,虽然有孩子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只要两个人两情相悦,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也难怪蒙特祖玛要把雷德拍下地去。

而嘉格罗斯显然没有这么胡思乱想,他朝着金飞快的冲了过去,以至于他没有看见雷德和蒙特祖玛的‘亲情上映’,只见他轻松地抓住了金的领子,用蛮力把金拦了下来,但是拦归拦,可是之后发生的事情是他连想都想不到的,只见金一下子就摔倒了,还带动了刚刚稳下来的嘉格罗斯。

金那漂亮的海蓝色的眼睛里有些慌张,而嘉格罗斯的眼睛也少不了微微的惊讶,因为他的嘴正对着金的侧颈,只要他咬下去,他的虎牙便会一瞬间刺穿金的侧颈,金侧颈里的腺体也会因此而完成标记,这样一来,金就是他的Omega了。

他将自己的虎牙贴到了金的侧颈上,感觉到了金微微颤动的身体,双手紧紧地拉着嘉格罗斯,好像在做着最后的抵抗,金真的感觉嘉格罗斯在下一个瞬间会直接咬破他的侧颈,将他强制标记。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他慢慢地站了起来,然后拿着自己的大罗神通棍,慢慢地向两个队友走去,全然不知道他脸上的表情。金慢慢地坐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侧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嘉格罗斯又见到金了,可是这一次,金没有逃跑,反而拿出了一束向日葵,递给了嘉格罗斯,脸上有些尴尬和羞涩,大男人送花,这像什么啊,反正嘉格罗斯也不像是喜欢花的人,可能过一会就把它捏碎了也不一定。金是这么想的,他看着嘉格罗斯,看他微微有些呆愣,估计是一辈子也没有人送他花,也不敢送吧,但是,嘉格罗斯收下了,金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好,他看着嘉格罗斯,支支吾吾地说“谢。。谢谢你当时没有标记我,这是给你的回礼,虽然说在你们这些alpha看来没什么,但是,对于我们Omega来说,就不一样了,这些花,就是用来感谢你的。”金说着,露出了很灿烂的笑容。应在天上,映在那满是绿叶的景色里,也映在了嘉格罗斯的心里,他有些犹豫,但还是做出行动了:他拉着金,将金拉到了他的怀里,那束向日葵挡在了两人中间,但他没有撇下那束向日葵,反而是闭上眼睛,将金抱得更紧了。

金虽然小小的僵硬了一下,但最终还是伸出手臂,也将嘉格罗斯拥住,此时,这幅景色将被任何一个看见的人铭记。但是。。。

金在之后受了重伤。

嘉格罗斯看着他倒在了血泊里,金色的头发有一部分被血沾染,变为了艳丽的橙色,那双美丽的海蓝色眼睛,此时微微地张开,好像一不注意就会闭上,金看见了嘉格罗斯,他笑了,嘉格罗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笑,因什么而笑,但是,他看见的是金满眼的温柔与开心。

可是嘉格罗斯的心早已凉的透透的。

他看着那个人闭上了眼睛,但不知道能不能睁开。

他感到自己的从容,感到自己正一步一步朝重伤金的人走去,他感觉到了自己心里的平静,不过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你们,准备好下地狱了么。”他带着王者应有的骄傲,说出了这句话,可他眼里明明是早已充斥着怒气和杀意,他笑,是狞笑着,雷德和蒙特祖玛知道了,他们的老大,已经陷入了极度的疯狂,接下来。。。是真正的屠杀。连嘉格罗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他只知道,那些人来不及哭喊,就被自己给送入墓地,直到最后一个人也被他送入了墓地。

“喂,渣渣,给我起来。”他来到金的面前,带着他平常的骄傲,这才是真正的他,可是金并没有醒来。

“喂,渣渣,再不醒来的话,就强制标记你了。你不会想被人这样对待的吧。”他还是那副语气,可是金还是没有醒来。

他像是放弃似得,在雷德和蒙特祖玛惊异的目光中,将虎牙直接刺入了金侧颈的腺体里,不带一点温柔,就这样标记了他。可是,即使这样,金也依旧没有醒来,他甚至连动都没有动。

嘉格罗斯终于放弃了,他有些颤抖的抱起了金,他感到了此刻的自己多么的无助,可是有用吗?金并没有醒来,还是没用。嘉格罗斯原以为,自己会哭,可是没有,他没有掉下过一点眼泪。他只是抱着金,一步一步的走了,蒙特祖玛和雷德沉默了一会,便跟了上去,没有说任何的话。

最终,金还是调整过来了,看他,现在还是生龙活虎的,不过,觊觎他的人,肯定要失望了,因为他现在被标记了,被凹凸大赛的第一名,嘉格罗斯标记了,所以,他现在是嘉格罗斯的Omega,当然,嘉格罗斯过得很快乐,因为他觉得,只要和金在一起,他便不怕了,当然,前提是金好好地,不然嘉格罗斯可能会翻遍整个世界都要找到复活金的办法吧,现在的他们,过得很幸福。

——————————————END(愤怒)——————————

评论(17)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