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七大罪:贪婪沉溺于温柔的独占欲(瑞金)

(这里的世界观还是凹凸大赛和abo设定,但不同的是加进了叙述人和另一个喜欢金的人的视角描写,这次电脑坏了,所以拿手机更新,最后,常说的那句老话:OOC是我的,金小天使是大家的。)

叙述人是凹凸世界中很敏感的人,因为她也是个Omega,但她和金一样,都没有项圈,她是凹凸世界里第一个知道格瑞和金是相互喜欢的事情的,第二个发现的才是凯莉。

“我原本是喜欢金的,但是,既然他有喜欢的人的话,那么我应该尊重他的选择。”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而且,她也知道,格瑞拥有着凹凸世界里的一种可怕的东西:占有欲。那是只局限于金的时候才会有的,因为他沉溺于金的温柔当中,只想让这份温柔属于他,这份独特的贪婪让叙述人甘拜下风,可慢慢的,格瑞的这份贪婪越发严重了,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金那温柔的一面,这就有些过了。

因为金总是在用自身的温柔感染更多的人,让格瑞拥有更多的情敌,这就有些尴尬了,所以,没办法,格瑞可能只有选择让金成为他的Omega,可是,有这么容易么?金说过,如果在可能被强制标记的情况下才允许格瑞标记他,另一种情况就是在凹凸大赛结束了之后标记,这就有些为难了,所以,叙述人就要帮格瑞的忙了,她还是很愿意看到这两个人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而且,为了保证格瑞不向其他奇怪的方向发展,她只能这么做。

“虽然这么做可能会有些残忍,但是为了他们,我也是豁出去了,希望那个被我利用的人完了之后不要把我标记了,不然那才叫真正的苦大仇深。”叙述人有些无奈的抚了抚头。去找喜欢金的人了,最终,她决定了一个目标:幽幽瑶。

幽幽瑶准确来说不是一个名字,但是谁都不知道她的名字,所以就这么叫了。这个孩子是个不折不扣的alpha。

此时的幽幽瑶正在练习竹笛,那美妙的声音让那路过的人和动物都沉溺其中,但是,显然,对于叙述人来说,没有用。

“呐,你是幽幽瑶对么。”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幽幽瑶立马踢起了旁边的战旗,那英勇的姿态仿若在沙场上战斗的将军,配上她身上的战甲,真正散发出不输于任何alpha的强人姿态。

“你是谁?”她的眼睛里带着敌意,叙述人笑了笑,“不要这么敌意的看着我啊,我只是想来给你说件事。”叙述人笑着说。

幽幽瑶这才把战旗放下,慢慢打量着叙述人,和其他想提升速度的人不同,叙述人穿得却是跑起来很费力又很慢的木屐,身上穿着的是大红色的喜庆和服,手上拿着的烟管衬托着和服为她整个人都添上一股妖艳的色彩,那银色的眼睛里面有些淡淡的天蓝,仿若晶莹剔透的猫眼石,黑色的头发是大多数人都有的。

她想不通这个人为什么来找她。

“你喜欢金,对么?”叙述人一上来就给了幽幽瑶一个重磅炸弹,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叙述人,“你也喜欢金么?”对于情敌,幽幽瑶显然还有些没准备好。“不要紧张,准确来说,以前喜欢过,现在是朋友,而且,我来这里,也是劝你,放弃吧,你是没有机会的。”这番话倒是让幽幽瑶有些恼怒了。

“为什么。。。”“就因为格瑞也喜欢他。”叙述人吸了一口烟,看着幽幽瑶,“格瑞拥有着金的心,金也拥有格瑞的心,他们是两情相悦的。”她看着幽幽瑶脸上的表情,她知道,她成功了,因为幽幽瑶已经显得很激动了“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亲自去证明,反正,我只忠告你这么多。”叙述人慢慢地站了起来,转身,向后走去,同时,也对格瑞发了消息「鱼已经上勾了,剩下的看你自己」

幽幽瑶在狂奔着,拿着她的战旗,她还记得她和金相遇的第一天,在哪个美丽的蓝色峡谷里,她在哭泣,金摘了一朵美丽的花送给了她,他说很适合自己,那时,她就已经坠入爱河,她想让自己变成配得上他的人,所以,她在努力的变强,怎么可能就因为一个没有见过的人的话就放弃呢?

但她还是放弃了,因为她看见了,在她和金遇到的那美丽的峡谷中,格瑞抱着熟睡的金,冷冷的看着她,她有些不理智地冲了上去,就在快到金面前的时候,金醒过来了,然后,她被那双清澈的眼睛震慑了,朝后退了两步,就在这时,格瑞带着温柔,带着爱惜的咬了金的侧颈,金被格瑞标记了,她终于放弃的拿着战旗走了,留下了刚刚醒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金以及像得到了最珍贵的财宝一样的,心里洋溢着满足的格瑞,那是贪婪的心被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填满时,最最幸福的他们。

———————END(贪婪)————

(个人感觉这篇贪婪写的不是很好,如果有人想要我删掉重写的话,请说出来,并且给我一个合适的脑洞,格瑞下一个出场的是银爵。)

评论(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