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七大罪暴食:品尝那名为爱的感情(银金)

(于是我又来更新,今天这是两更了,我怕一不小心就把情节忘掉了。设定:凹凸大赛,银爵因为品尝过各式各样的感情而厌倦了品尝感情,而金让他重新尝到了不同的感情味道。ABO设定,有叙述人登场,叙述人在七大罪里的作用是红娘。那么,还是那句老话:OOC是我的,金小天使是大家的。)

银爵尝过了各种各样的感情的味道,有时候很美味,但吃多了会很甜腻,有些难吃到不可下咽的地步,仿若是腐烂了的鱼肠子再加上酸涩的未成熟的柿子,久而久之,银爵学会了吃正常的食物,而不是在品尝感情了,因为他已经吃腻了几乎一模一样的感情,但偶尔也还是会吃一些。但是,也只是吃一点点罢了。

他吞噬的感情是他的力量来源,所以,他在很久没有品尝感情的情况下,被人偷袭了,虽然结果还是他赢了,虽然银爵自身也受了伤,他倒在了一个没什么人会经过的地方,想自己调整好,而他就是在那时和金认识的。

银爵醒来后,尝到了一种并没有吃过多少次的味道,那味道是带着一些微微的酸味,还有微微的辛辣,是他很少吃到的味道,银爵知道这种味道,它是‘焦虑’和‘担心’,他转过头向他的身旁看去,只见一个带着帽子的有一头美丽金发还有着海蓝色的漂亮眼睛的一个孩子,那海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无措,正慌慌张张的看着他,此时的金看见银爵醒了,就有些激动的问银爵有没有事,这是银爵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人,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只见那孩子终于舒心的喘了一口气,随即自我介绍到“我是金,虽然有些不太好意思说出来,但是,我是刚巧迷路时看见你躺在这里的,就有些担心的过来看看,反正你没事就好。”说完,笑了笑。

那是暖洋洋的笑容,带着发自真心的高兴,让银爵有些不可思议,他本以为凹凸大赛的参赛者都不可能存在着天真善良,只会考虑自己如何活着,但是,他错了。银爵这么想着,伸手拍了拍金的头,看着金有些莫名其妙的神情和反应过来的气鼓鼓的表情,都让银爵觉得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大黄狗。

之后,他们各自都交换了信息,这算是彼此都承认他们是朋友了吧。

有一天,银爵看着金带着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来了。还说这是他的好朋友,这不禁让银爵想问金到底有多少朋友,只见那拥有着银蓝色晶莹剔透眼睛的女孩向他打招呼“银爵大人,您好,初次见面,我是叙述人,正如您所见,我是金的朋友。”叙述人看到银爵之后,很平静的打了招呼,这是银爵第一次用不同的眼光打量一个女性,别的女性看到他,该花痴的花痴,该用他和前几个排名的相比的也不在话下,而叙述人的感情平淡的像一杯水,没有起什么波澜的水。

还没有等银爵打量完叙述人,金就直接向银爵扑了上去,这时的银爵才堪堪接住金,他看着怀中的人带着像水果糖果一样的甜甜的高兴的感情和他脸上的笑容,只能叹了叹气,他真的拿金没办法,就在这时,他又尝到了一种味道,那是带着祝福的百合花的味道,他看着叙述人,只见叙述人笑着看着他和金,如同沼越鱼一般,他由低头看了看金,看着那无邪的笑脸,他的内心也变得温柔起来,‘啊啊,就是这个人了,能带给我无限温柔和勇气以及未知感情的人。’

于是银爵和叙述人商量了一下如何找金告白,结果看到叙述人愣了愣,随即直接没形象的趴在地上笑的打滚,他感到了那微咸的味道,这是单纯的笑意,银爵看着叙述人慢慢的笑够了,爬起来,做到了地上,吸了烟,然后带着笑意望向他。

“对于金啊,你想多了,他不能用那种磨磨唧唧的告白方法,比如说曾经的凯莉想捉弄他,就用了另一种意思的我爱你,就是今晚的月亮好漂亮啊,结果金说了句今晚哪有什么月亮啊,结果把我笑瘫了,把凯莉气的在那里生闷气去了。”叙述人笑的很狡黠。

“所以说,你知道要用什么方式告白了吗?当然是直球,如果金对你心存那么些感情,那么自然会考虑考虑,如果他没有那感情,他直接就会拒绝你。我是水瓶座的,我对爱情这就是长痛不如短痛,该放弃就放弃,至于怎么选,是银爵大人您自己的事情了。”

银爵考虑了叙述人的话,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于是,他终于下定决心了,他联络了金,将金叫了出来。

“我知道你可能会拒绝我,但是,说出来总比做胆小鬼强。”金看着银爵的眼睛里充满着温柔与坚定,他感觉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动摇了。

“我喜欢你,不是朋友的那种,是作为恋人的,我希望你能回答我。”他看着银爵,听着银爵的话,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红了。

“那。。那个。。我。哎,怎么呢,我。。我会给你答案的,但不是在今天。”他转过脸去,企图不让银爵看到他的脸,但银爵尝到了,那青涩,甘甜的,带着他自身本来就有的橘子的香味,这让银爵想吃的更多,他看着金红着脸跑走,也笑了,那么幸福,是他从未有过的。他从此认定了金。他的omega。

但这一切都被藏在黑暗中的人看到了。

此时此刻~~~~~~~~~~~~~~

“哎~银爵找你告白了~”看透了一切的叙述人盯着还有些害羞的金,捂着嘴笑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到底是接受好还是拒绝好。”金有些微微丧气的说。

叙述人收敛了她的笑容,她有些严肃的看着金,抬手磕了磕烟管里的残渣,“金,有些事情是你自己决定的,你如果喜欢他,那么,你就会与感觉道到自己有些紧张与害羞,在他的面前啊,就可能会磕磕绊绊,但是,你如果不喜欢他的话,你可以拒绝。”

她看着金,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时的她在引导着金直面自己的感情,用最直白的方法给直白的人引路,她看着金没有迷茫的眼睛,点了点头,“去找他把,把自己的心意好好的告诉他。”她看着金那一百米冲刺的速度去找银爵的急切的样子,刚要放下烟管,却发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她皱了皱眉,吸了一口烟,但没有将烟吐出来,反而是吞到了肚子里,也快速的跑了出去。她预感到,可能要出事情。

此时的银爵也发觉到了不对,他也是去找叙述人的,可是,他最起码走了有几十分钟,却还是刚才的景物,没错,他可能被人下套了,可是,为什么给他下套呢?他突然想起了金,他一咬牙,用自己的力量破除了这个套,然后快速的向叙述人那里赶去。

金被几个人围了起来,他看着几个alpha对他虎视眈眈,不禁将手放在了侧颈上。

“快看,他的腺体不在后颈在侧颈。”“哈哈,这份没有被标记过的可爱度也是蛮报表的吗。”听着他们的对话,金更加感到自己的处境岌岌可危了,他突然想到了银爵,他还没有给银爵答案,他不能被标记,因为他喜欢的是银爵。他瞪着那些人。

眼看着那些人就要动手,一个声音传来了“在我的地盘动手,你们的面子可真大啊,我是不是应该奖励你们呢?这里是老娘的地盘,你们,要动我的朋友,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吧。”叙述人幽幽的说,烟管里的烟慢慢的飘了出来,将草地覆盖,随后,她又满满的吸了一口烟,然后一下子呼出来,那一整片地方都变成了烟雾缭绕切且呛人的烟海。

“走,烟会打开通往前方前进的道路,在这里,还没有人赢我,我可以毫发无伤的离开这里,但你不一样,快走。”叙述人这样说着,摆出了战斗姿态,冲进烟雾里,“是烟的叙述人!怎么会在这里!”“撤退!我们打不过这个omega的。。。”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咔咔的响声,那是骨头被硬生生扭断的声音。

金用力的跑,他朝着烟给他指的明路跑,终于,他跑出了被覆盖烟雾的那片森林,与此同时,也看见了急匆匆赶来的银爵。

“银爵!”他激动的向前跑去,他看见银爵眼里泛着的温柔,突然,银爵的眼睛变的犀利,他将金推开,然后,温热的血液溅到了金的脸上,银爵的腹部被刺穿,他看见银爵迅速的冲上去与那个人对峙,他看着银爵赢了,却又倒下去的身影,他哭了,他流着泪跑了过去,银爵尝到了没有消散的甜味和随之而来的苦味,是苦咖啡和苦巧克力的味道。“我还没告诉你我的答案呢!你不能死!”他看见那海蓝色的的眼睛里溢满了悲伤。

金背着银爵加快速度在森林里跑着,烟在为他指路,他回到了叙述人的家里。

“我不是说过。。。”叙述人睁大了眼睛刚要发怒,可硬生生的被扼杀在了喉咙里。她看见身上有血渍的金和受伤的银爵以及银爵腰部的血洞,她知道这是枪兵造成的伤口,所以很熟练地拿出了止血化瘀的药,也帮银爵包扎了伤口,期间还安慰金,说银爵一定没事,让他去歇息,可金给出的答案让她大吃一惊。

“我要陪着他,我想让他第一时间内知道我的答案,我想,我也喜欢上他了。”她看着金的苦笑,默默地退了出去。

银爵醒来的一瞬,他感觉到他身旁的人将他的手拉得更紧了一些,看着与他们两个第一次相遇时有些像的情景,看着金蓝色的眼睛里混合着多种感情,看着金一下子抱紧了他。

“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或者说,可能不只喜欢。”金在银爵的侧耳说着,他将侧颈贴到了银爵的嘴唇上,“所以,我想让你标记我,只想让你标记我,其他人都不要。”金将头埋在银爵的肩膀上,银爵有些惊讶,但这种惊讶慢慢转变成了一种满足,他用唇亲吻着金的侧颈,然后,咬了下去,银爵带着满足的标记了金,金也心甘情愿的让银爵标记了他。之后两个人,一个破涕为笑,一个特别满足,两个人在这时,是最幸福的。

站在门外的叙述人看见这一幕,说“两个人啊,都找到了一生的挚爱,看着两个人的笑容,我觉得,这绝对是Happy End了把。”此时,两个人的笑脸,必当会被记住,并且永生不忘。

——————END(暴食)————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