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在极寒之地永眠(叙述人和金)

(介于朋友们这几天连连开坑,是的,我也开,是金和叙述人的,叙述人和金是友情组,那么,就此开了另一篇,还是那句老话:OOC是我的,金小天使是大家的。哦,这篇文章的脑洞是关于我们这里的寒冷的。冷到爆炸。还有,想找我聊天请加我小企鹅:1792370313)

在一片寒冷荒诞的地方,叙述人是在那里醒来的,什么都没有,只有无尽的寒冷与那巨大冰块交融的冰蓝色在她身边,她那银掺蓝的眼睛竟快与那景色交融在一起。黑色的头发和大红色的和服显得与那里格格不入。

“呼。。。”她迷茫的吐了一口气,看见那平常看不见的气体变为白色,然后有一部分竟变为碎冰晶洒在她的面前,这是一片极寒之地。她看见,笑了笑,感叹道“这里还真是冷啊。”声音在广阔的冰块间回响、传播,但没有一个人回应她,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只属于她的寂静之地。

“。。。起来吧,到处转转,找找线索出去,反正肯定又是什么人设下的陷阱让我进来了,出去之后看我怎么收拾给我下套的家伙。”叙述人捡起她了烟管,也不管烟管犹如冰块一样的温度,就叼在了嘴里,拿出她平时经常用的打火石与烟袋,向烟管里倒了烟草,然后用打火石的火花点燃了烟草,就这样吸了一口烟。

她漫无目的的走着,只是一味的向前,全然不看旁边的巨大且晶莹剔透的冰块,只是向前走着,她发现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

“我是叫叙述人,带着的烟管没错,然后我还知道我在凹凸大赛里面,我的排名在前一百之内,又一次遇到第一名嘉德罗斯和第二名的格瑞打架被卷进去,差点都活着出不来了。。。”想到这里,她一顿,但还是向前继续走着,“他们两个是为了什么打起来来着?算了,反正高手的心思我猜不到。”说罢,她又吸了一口烟,全然没有发现即使点着了烟草还能吸烟的烟管它的温度依然未发生任何改变。

“还有,鬼天盟的首领,鬼狐天冲,那家伙和凯丽之间总是打打杀杀,这是什么过节啊,还有紫堂,他总是很胆小的,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现在变得愈加强大。”

“哦,对了,还有雷狮海盗团,那个金发的家伙。。。金发?”她皱起了眉头,金发?不,要淡一些,那只能说是淡黄色,对,就像是奶白再加一些淡淡的黄色,可是。。。金发?

她越发的疑惑了,可还是摇了摇头,“那个家伙一见人就像饿狼一样,简直神烦,那个感觉和非洲土著一样的家伙也让我没什么好感,卡米尔。。。倒是有礼貌的孩子,那双蓝色的眼睛也很漂亮。。。可总感觉还差些什么。”她的记忆中忽然闪现出一双海蓝色的眼睛,她感觉有些不对,“对了,还有雷狮,那家伙简直让我恨铁不成钢,虽然只是因为一件事情,可那件事是什么呢?可能影响太小,我又忘了,我的记忆还没有这么差吧,小到连这些事情都想不起来。”她抚了抚头,没有感到自己的手指冰冷无比,只是一味的向前走,那条由冰铺成的道路颜色越发的深了。

“还有安迷修,那家伙的中二也该治治了,这样下去恐怕应该没有什么女性会接近他吧。。。除了我们之外。”她想着,翻了翻白眼,“可是。。。总感觉他身上的那种特质像一个人。。。”她想了想,却没有发现自己认识的人中有什么像安迷修身上的中二特质的人。

“哦,对了,还有天使长,他是个腹黑的天使,总是将人玩弄于鼓掌之中,11月11日还让我帮他给一个人穿上花魁装。。。哎?给谁来着?”说到这里,她的眼泪掉了下来,而眼泪在涌出的一瞬间就变成了冰晶。“我记得那个人还赢了,他穿的是我给他特地化的妆,就是因为在我做那身花魁服出去的时候,嘉德罗斯对那个人做了某些事情才致使他和格瑞打起来,然后波及到我的。。。”她混乱了起来。那些冰看起来由暗变明了不少。

她继续向前走着,眼泪化成的冰晶砸在她的脚下,她有些步履蹒跚了。

“还有,那个人的头发是金色的,眼睛是蓝色的,这就是我为什么说雷狮海盗团的卡米尔的眼睛和佩利的头发时会犹豫的原因。对雷狮的恨铁不成钢也是,因为我的朋友在迷路的时候碰见了他们,我的那个朋友有着路痴的属性。”她扶着墙,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他有些中二,这就是我在说安迷修时感到的违和感,他有时候装逼不成反被吊打,我就在他的旁边看着,我还笑了。”她停下了,慢慢地靠着冰滑了下去,眼泪化成的冰晶在她扶着冰面扒着冰墙想再站起来的时候刺破了她的手掌。“可我就是记不住他的名字了。”她闭上了眼睛,在那一片没有人的地方,她嚎啕大哭。

【——】【——】【——】她一直在想着,哭喊的叫着,可是全部都是无声的,因为她根本想不起来对方叫什么。

你是不存在的么?我的朋友。

她抬头看向了冰块里,那银蓝色的眼睛里面看到了好多东西,有过往,有未来,还有。。。叙述人一直想寻找的那个他。

她看着那个她想寻找的人,她看见了在那个人身旁的自己与她所提到的人,冰中的他们笑得很开心,她好像想起来了什么。。。

“【】,你和我会是永远的朋友吗?’”她想起了那时的自己笑着对那个人说,那个人也告诉了她她已经知道的答案。

“叙述人?你在说什么话啊,我们当然是永远的朋友啊。大家都是我的朋友。”那个人笑了,她自己也笑了,在这时,叙述人看见了她自己掉下了眼泪。

“恩!我知道了!我们永远是朋友,对吧。。。”她感觉那个名字慢慢地开始清晰,她和冰里的自己同时说出了那个名字“金。”然后,她想起来了,自己已经被人打败了,这里,是坟墓。

可她还是笑了,她找回了自己所有的记忆,关于金的一切,她记起了有关于凹凸大赛里,和人们一起走过的经历,她永远记住了那仿若向日葵一般的笑脸和那双闪着光的海蓝色眼睛以及那个人的名字。然后。。。

她感觉到了身边的寒冷,她瑟瑟发抖的靠在了刚刚的冰墙上,但嘴角还是挂着笑容“太好了,这样,就没有遗憾了呢,大家的事情,金的事情,我都记着了。”她颤抖地说,带着喜悦,随后,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一滴眼泪从她的右眼滑出来,没有变为冰晶,它准确的掉到了叙述人的大红色和服上,她永远的留在了那寒冷荒诞的地方,再也没有醒来。

她是笑着在那冰冷的地方永远的安眠的。

——————————END(友情)———————————————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