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七大罪懒惰:一方主动

(突然想起好久没更新,立马滚来更新,今天看了凹凸世界突然想打死鬼狐天冲。废话不多说:OOC是我的,金小天使是大家的。

安迷修一直遵守着他的骑士道,他拥有着身为骑士所拥有的精神:精神,英勇,牺牲,怜悯,诚实,谦卑,荣誉,公正。正因为这样,他才不能轻易的爱上一个人,他对所有没有敌意和恶意的人都以绅士的方式对待,对女性他怀着爱惜和公正,但这仅仅只维持到他与金接触的那段时日。

他看见金的纯真善良,看见了存在于金身上的美好品德,每当那双天蓝色的眼睛看向他时,他总想守护这个纯真的人,而他想到这里,总觉得自己的心变得异常满足。他渐渐地觉得很不对劲,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呢?他突然想起了师父对他说的话“安迷修,当你觉得你见到一个人想守护他,而因为这种想法变得异常满足的时候,那就是你恋爱的时候。”

安迷修看着前面走在他的金,默默地做出了一个决定:他不能这样下去,他要和金保持距离。

“金!”安迷修叫住了正走在他前方哼歌的金,在金有些疑惑不解的眼神里,他的喉结动了动,他看着金天蓝色的眼睛,尽量让自己看着正常些,他缓缓开口“金,今天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可能。。。不能陪你一起去打怪了。”他看见金眼里有些略微的失落,他微微的低了低头,但是又恢复了平日的那种具有活力的眼神。

“那么改天再一起去打怪吧!毕竟安迷修有事情要做,我去找格瑞一起就行了!”金笑得灿烂,而他的话却让安迷修的心微微有些疼痛,他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稳住自己的情绪之后,他有些苦涩的笑道“金。。。你和格瑞之间的关系可真好啊。。。”

金没有察觉到安迷修的那一丝异样,他很用力的点了点头,说出了安迷修决不想听到的话“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安迷修看见了金的眼里满溢出来的高兴,和金道了再见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他已经违背了他骑士道的一条:诚实。之后,安迷修就有意识的与金保持距离,他伪装的虽然很好,但久而久之,还是让金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金看着远处和人正谈论着什么的安迷修,想和安迷修打个招呼,他抬起自己的手,刚想喊安迷修,安迷修就发现了他,然后就急急忙忙的结束了和那个人的对话,然后就向与金相反的方向跑去,这让金突然的僵在了原地,慢慢地放下了自己抬起的手,他突然觉得:安迷修是不是讨厌自己了?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心痛了,他看着安迷修跑走的方向,慢慢的握紧了自己的手。

“嗯?你说安迷修见了你就跑?而且你的心还有些疼?”叙述人戴着眼镜歪着头看着金,看见金点了点头,她放下了手里的童话书,收起了眼镜之后,拿起烟管吸了口烟,缓缓对他说“你这是喜欢上安迷修了吧。”看着金那一脸‘我本来就很喜欢大家’的表情,摇了摇头。

“不一样,如果说你对格瑞的是喜欢的话。。。那么你对安迷修就是另一方面的喜欢。或者直接点来说,爱这种东西,也不违和,安迷修可能也是因为爱上了你,所以见到你才会跑吧,毕竟他是尊崇骑士道的人,所以不能轻易的对人说出喜欢。”叙述人的眼睛看向了金。“那么。。。现在你怎么办?”叙述人看着金迷茫的脸,只见金将手放在了他的胸膛的位置,他突然想明白了为什么会在听见安迷修有事拒绝与他一起刷怪时的微微失落,以及看见安迷修见到他跑走之后心脏的微微刺痛,他的确如叙述人所说,他是喜欢着安迷修的。

“叙述人,我想让你帮我个忙。。。”他对着叙述人说出了想让她帮忙的内容。叙述人睁大眼睛,愣了几秒,突然笑着说“你可以啊!金!这个想法不错!我会帮你的。”看着金那闪闪发亮的眼睛,叙述人突然想到‘这一对也不错的样子。’

傍晚,安迷修根据叙述人的邀请来到了一个能看得见斜阳的地方,他看到地上摆了一个大的礼物盒,上面留有叙述人的烟雾,写着‘打开这个箱子,会有惊喜。’因为安迷修对女性的尊重,再加上他本就不讨厌叙述人,就慢慢走进了那个礼物盒,正要伸出手摘掉上面的盖子,结果‘哗啦的一下,一双手从礼物盒里伸出,那双手带着的玫瑰花瓣也撒了安迷修一身,安迷修被吓了一跳,身体僵硬在哪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看着礼物盒里的人,不禁大吃一惊。

“金!你怎么。。。”他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正要说些什么,却突然的语塞,因为他看见了金身上穿的不仅仅有他经常穿的衣服,还有。。。一套漂亮的婚纱。婚纱在夕阳的照射下变得与金的头发颜色相似,穿在金的身上凸显了金的可爱与妖艳。他感到了自己的感情越发的不可收拾,刚想逃跑,金却拉住了他。

“安迷修!”安迷修转了过去,却看见了金近在咫尺的脸,随后感到了嘴唇上柔软的触感,金亲吻了他。他突然地冷静了下来,抢夺过了亲吻的主动权,他像个真正的骑士一般温柔的吻着金,最终,安迷修结束了这个漫长的亲吻,他看着金微微迷离的蓝色眼睛,将金拥入怀中,金也伸手抱住了安迷修,夕阳也在祝福着他们一般,这个骑士最终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那个人,他们一直都会在一起,最终画上完美的句号。

————————END(懒惰)————————————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