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梦境与现实(梦境篇)

(革命机valvraveX凹凸世界X择天记,我的三个本命终于聚在一起了,他们如同天使一般,他们很纯洁,他们从没有变过一丝一毫,他们仍旧是他们,没有变成任何人。还有,梦境这篇无CP,现实。。。我也不知道。)

                   有光,耀眼的金色光芒,神圣温暖

                   有水,清澈的透明水波,秀丽宁静

                   有花,可爱有生机的花,芬芳艳丽

                   有人,纯洁快乐的人们,犹如画卷

时不时的传来一个拥有活力的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辩驳着什么,但很快的被一个认真的少年声音说的哑口无言,还伴着一个少年轻柔一笑的声音,你只需要慢慢的走到哪里,就能发现完全不同的三个人,或者说。。。三个少年。

“可是我现在真的很想吃有肉有油的东西啊。。。为什么不让我吃。。。”

一个金发少年的语气显得有些幽怨,天蓝色的眼睛里带着些委屈,看起来很健康,嘴里还有一对可爱的小虎牙,整个人长得十分可爱讨喜,让人忍不住想抱抱他,但时不时就会有些轻微的咳嗽声从金发少年的嘴里传出来。原来少年得了感冒。

“可是你生病了,应该喝小米粥,把你的喉咙养好了再吃这些东西也不迟。这些东西有助于你的病快些好。少沾油腻荤腥,这是现在的你最好的选择。”

旁边的黑色长发少年认真的说道,手里正拿着药材,细心的将其捣碎,然后起来去熬中药,黑发少年虽然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整个人十分有亲和力,唇角带着微微的笑容,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得见星辰,也十分的漂亮。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上有一股神圣的气息,虽然他的话真的让人哑口无言无话可说。

“陈长生说得对,金,你应该多喝点小米粥,他可是我们三个中最懂药物的,可是很称职的医生哦。”

最后一个少年有着棕色的头发,他歪着头,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晶蓝色的眼睛里有着笑意,嘴角也翘了起来,就像母亲一般温和,没有发脾气,只是客观的站在了陈长生这一边。

“晴人!你到底在帮谁啊!”

金有些炸毛的说,这个表情实在是把晴人逗笑了,他笑得眼角都翘了起来,如果了解他的人在的话一定会看呆的,因为他现在真的很漂亮。

时缟晴人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摇了摇头。

“我只是客观的站在你生病的角度来看的,作为你的朋友,你生病了,我自然站在医生的那一边,而这里的医生恰好就是陈长生。”

时缟晴人指了指陈长生正在煮药的背影,对金说,说的也让金心服口服,金明白,他永远也说不过这两个温和的家伙,一个很认真,说的都是真话,真实的令人哑口无言,一个很温柔,温柔到你的话像打在棉花上一样软绵绵的,而他,则是很冲动,自己决定的事情,一定要贯彻到底,他们的习性是不一样的,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成为朋友的。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碰面,那很有趣。”

陈长生将药端来,递给了金,金就这么把药放在了草地上,深褐色的药剂配上青葱的绿草和金色的花儿,显得那么的和谐。

“啊。。。那个啊。。。是我的错啦。。。对不起。”

金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很认真的道了歉,因为他差点和陈长生还有晴人打起来了,简洁来讲的话,就是金醒了,看见了陈长生和晴人略微担心的眼睛,下意识的出拳结果把晴人吓到了,陈长生以拳相抵,因为感觉到没有任何的恶意而且还有晴人这个自然的调和剂,这才没有演变为双方打得你死我活的地步。

“你的性子很像我的一个朋友,他的名字叫唐三十六,你们认识之后绝对会是很好的朋友,可是你们。。。或者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陈长生想到唐三十六,眼睛闭了起来,很温和的笑着,他很明白他已经再也见不到唐三十六这个事实,可这并不能阻碍他回忆起和唐三十六一起的那些日子,唐三十六和徐有容一样,都是他在那星空之下最能理解他,也对他最好的人,所以徐有容和唐三十六才会为了他不惜杀人,因为唐三十六和徐有容都不怕任何人。他遇到这两个人是最幸运的,他想折袖和七间在没在一起,他在挂念洛洛,他还在想轩辕破,他还是那个国教学院里温和的小书生。虽然。。。他的确有些想哭。

“。。。你没事吧?”

晴人晶蓝的眼中充满了担心,眉头也微微的皱了起来,他感觉得到陈长生的悲伤,再也见不到朋友的悲伤。金的眼中也充满了担心,他拿起了那碗中药,一口气喝了下去,平时不愿喝的中药也成了现在他最好的中和剂,他嘴里充满了中药特有的苦味。

“我也有朋友,怎么说呢?他们都对我挺好的,就是我的发小,我去找他的时候二话不说就对着我踢了一脚哎!好过分的!还有一个很嚣张的家伙,什么啊,那简直嚣张过头了!不把人放在眼里!我真的很想把那个家伙打一顿!虽然我打不过他。。。”

金突然想起了他在凹凸世界的事情,不知道格瑞还好吗?不知道那个自大的嘉德罗斯怎么样了,反正他是被嘉德罗斯给气炸了,他想着凯莉还在和鬼狐天冲斗嘴吗?紫堂幻成为了不起的驯兽师了吗?他确认的是雷狮还是那个海盗头头,安迷修还是坚守着他的骑士道。他的朋友们都还好吗?想到这里,他也叹了口气。

“看来你们都很伤心呢。。。”

晴人眼里的担忧没有消散,他担心的望着两个人,只见陈长生睁开了眼睛,那双有着星辰的眼睛旁,有一颗很小的泪珠,不注意看的话是看不见的,陈长生用干净的手帕擦了擦眼角,他的轻微洁癖还是没有改掉。金也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振作起来。

“晴人,你没有回忆么?”

金听着晴人的那番话,有些疑惑,没有人是没有回忆的,连将死之人也不例外。陈长生也点了点头,他不认为晴人会没有回忆,只见晴人闭上了眼睛,想了想。

“其实我不知道,我的名字是别人告诉我的,我不明白,但我觉得那个人很熟悉。”

他温柔地笑着

“他问了我很多问题,可我却回答不上来,因为我什么都不记得。”

他说的很轻,很慢,仿佛沉浸在回忆之中。

“他很悲伤,为什么呢?我不明白,可我总觉得我想打他一下,但我觉得那样不对,因为我和他无冤无仇,他悲伤的在我的面前蹲了下来,好像在接受着什么悲伤的事实,他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就想着,啊啊,是这样吗。。。所以。。。我出手打了他,很轻很轻。他漂亮的紫色眼睛里有泪花溅出,我对他笑了,在我闭上眼睛时,我想了三件事情,1,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尽管,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2,他在为我哭泣,我很开心。3,我终于打到他了。我真的非常的开心。”

晴人睁开了他的眼睛,那双眼里没有悲伤,有的是高兴,因为那个人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重要的人。

“。。。。看来我们之中最幸福的是晴人呢。”

陈长生沉默了一会,说出了事实,这回,轮到他哑口无言了,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只有晴人歪了歪头,眼中流露出迷惑,为什么说他是最幸福的人呢??

“噗通。”一声,有什么东西掉进了湖里。随后听到了一声大喊。

“啊!陈长生!你的剑!你的剑带着我的挂饰掉进湖里了!快去救剑和我的挂饰!!”

金不顾他的感冒就向湖里跑,换来的是陈长生的提醒和晴人的轻笑。

“金!你的感冒还没好你给我回来!怎么越发像唐三十六了。。。”

陈长生用着耶识步,还是赶不上脚下生风的金,晴人慢慢的跑着,自然是赶不上两个跑得快体力好的人,但是他不在意这些,笑着向他们跑去,在湖边,三个少年并排坐着,虽然有两个少年浑身湿透,一个少年有些气喘,但他们笑了,笑得那样美好,灿烂,他们的笑容是世间最纯真,最美好之物,这里。。。是梦境,但是。。。为什么又不能是现实呢?三个天使般的少年,一直在这里,这里。。。是现实,亦是梦境。

————————END(梦境&现实)————————

评论(1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