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梦境与现实(现实篇)

(这个系列只有两篇,我也只打算写两篇,梦境和现实,革命机valvraveX凹凸世界X择天记,有CP,大概是唐陈,艾晴和all金吧。。。虽然只有些小片段或者是一点点内容。)

               痛苦,没有嚎啕大哭的痛苦,最为绝望

               悲伤,从未显露出来的悲伤,最为痛心

               思念,发自内心深处的思念,最为强烈

               接受,只能从现实之中接受,最为无力

    今天的星辰,与往常的不一样,因为它。。。不再闪闪发光了

                                因为陈长生死去了

     陈长生。。。你可一点都不长生。

     唐三十六看着徐有容抱着的陈长生,心里默默地想到,同时没由来的一阵火大。为什么你要这么快就死掉?唐三十六痛苦的皱起了眉头,他死死的咬着他的嘴唇,泄愤似得将它咬出了血。

     你说过你要活到两百岁,你甚至要活到更久更久,难道只是骗人的吗!!如果不是骗人的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快离我们而去!!

     “陈长生!不要装死!你给我起来!”

     他愤怒地向那边吼着,将步子迈得很开,速度很快,他想揪着陈长生的领子把他拉起来然后将他打一顿,之后听到他熟悉的那个声音微弱的说一声“我还活着呢。。。再打真的就死了。。。”这样的话,哪怕是一句也行!这起码证明他还活着!这最起码还能为他留一个希望!!陈长生没有死这个希望!

     他还没有碰到陈长生,就被一道剑意给拦住了:那是徐有容的剑意

     “他已经死了,我知道你的脾气,但是。。。他真的已经死了。。。”

     唐三十六听见徐有容颤抖着说着他明明知道的事实,却始终不愿意接受它:陈长生已死这个事实。

     “你们慢慢聊吧,我先走了,明天。。。还要给他准备一下才行呢。”

      徐有容,这个凤凰儿,抹干了自己的眼泪,温柔地将她抱着的那个人缓缓的放下,如同一个妻子温柔地将自己生病的丈夫放在床上一样,确认了这个位置可能使陈长生感觉好一点之后,徐有容一个转身,人就只剩下了背影了,但是她的背影是那么的悲伤,那么的无助,仿佛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姑娘。

      周围只剩下了蝉鸣声,那片湖泊如同当年一样,陈长生在见了红妆之后每一次都是从这里上来的,唐三十六回忆起了与陈长生当年的往事,还想起了梅里砂大主教的话:陈长生是他的机缘。

     是啊,陈长生是他的机缘,可是,他怎么又不是陈长生的机缘呢?陈长生最信任的人是他,他最信任的人是陈长生,如果不是陈长生。。。他会一辈子都被关在那个祖堂里面吧,他看着陈长生,碰了碰他的手,龙血沐浴过的身体如同新生儿的皮肤,他的脸上充满了安详,他身边的气息还是让人如沐春风,那么的亲切,他还是教宗,最年轻的教宗,身上的圣光气息让人感到温暖平和,可是。。。为什么这么凉呢?

    那是生命流逝的温度,那是渐渐失去了生机的人才有的温度,虽然陈长生的手本就偏凉,但是。。。为什么会这么凉?唐三十六只能握紧了陈长生的手,他必须接受这个他不想接受的事实:陈长生已经死了

    唐三十六看着那张清秀的脸,俯下身去,亲吻着他的脸庞,他颤抖的看着陈长生,千言万语只化作了一句话。

    “谢谢你,能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他的眼泪滴在了陈长生的脸上,他始终记得与陈长生走过的路,他知道,陈长生一直都是那个国教学院的小书生,而他。。。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唐三十六了。。。

一个干净的灵魂从始至终一直在旁观看,他的眼里有着星辰,在看到唐三十六亲吻着他的脸庞时,他闭上眼睛笑了,嘴里说这些什么,但。。。随风飘散了。。。

———————————————————————————————————

今天是个好天气,适合于结婚之类的,喜庆的事情,艾尔艾尔弗在连坊小路里见和二宫高日的婚礼上这么想着。

‘看起来非常幸福的样子呢。’

艾尔艾尔弗这么想着,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糖融化了,咖啡便甜了。。。可是。。。糖再也回不来了。

时缟晴人就是这样。

艾尔艾尔弗看着‘火人’,闭上了漂亮的晶紫色眸子,渐渐回忆起与时缟晴人的一切,是的。。。晴人总是那样,明明可以逃避,明明可以什么都不管,可是最终却站了出来拯救了这个世界的少年。。。再也不在了。

在‘火人’上,时缟晴人轻轻地打中了他,那是。。。他第一次被时缟晴人打中,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飞散的泪花旁,拥有着晶蓝色眸子的少年,那样圣洁那样开心的笑着,然后。。。就这么死去了。。。

不。。。他只是睡着了。没有痛苦,没有烦恼,只带着。。。最后看见的景象,晶紫色眸子的人眼中有着的眼泪与飞溅出来的泪花,以及他那惊讶的神情,都被时缟晴人所看到,然后带走。

艾尔艾尔弗释然的睁开了眼睛,再次望向了婚礼后面的‘火人’身上,却猛然的发现了什么,将视线停留在‘火人’的身上。他有些不可置信的微微的张大了眼睛。

是他么?

晶蓝色眼眸的少年,有些愣愣的看着婚礼的现场,在那双眼睛中映出的,是惊讶与不解,以及漂亮的景色。

是你么?时缟晴人...!!!

在‘火人’的身旁,有些透明的少年,微微的歪着头,好像不懂得这些人在干什么,却因为人们脸上的笑颜而微眯眼睛,笑了出来,那个场面很神圣,让艾尔艾尔弗觉得这是在做梦,然后。。。他看到了

少年将视线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他突然想冲上去拥住这个少年。

然而少年只是笑的更加的灿烂,然后。。。随着清风消失了。

艾尔艾尔弗摸了摸自己的心脏,闭上了眼睛。将看到少年时心中的千言万语汇作一句话。。。

“我们一定。。。还会相见的。”

艾尔艾尔弗漂亮的晶紫色眸子里,充满了期待。那是想再见到时缟晴人的期待,对于艾尔艾尔弗来说,这至关重要。

他向远方的那片天空望去,忽视了人们的欢快的交谈声,只是注视着那片天,如同晴人眼睛般的那片天。。。

———————————————————————————————————

是的,今天的天气,是阴天,正如同现在人们的气氛。

这本不该发生的。。。可这就是发生了。。。

那个笑得非常傻的孩子死去了。。。金死去了。

格瑞抱着那个金的尸体,金还笑着,只是闭上了眼睛,金色的头发沾染了泥土而微微的下垂,只有他身前的血迹证明这一切都不是梦,金。。。是真的死去了。

格瑞的身体颤抖了起来,收缩双臂将金的尸体抱得紧紧的,紧咬着自己的下唇,他的头巾滑落了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可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在哭。

一旁的紫堂幻早已抽泣出声,凯莉只是将头撇向了远方,但是。。。她的眼角可以看见隐隐约约的泪珠。安莉洁站在凯莉的身旁,低头看着地面,眼泪也从眼眶中涌出,怎么擦也擦不掉。

一旁的嘉德罗斯心中涌出了焦躁,眼中划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带着雷德和蒙特祖玛离开了,只是看到了他将大罗神通棍紧紧地捏在手里,关节发白,也没有将大罗神通棍放下。

银爵看着这些,也闭上了眼睛,雷狮也难得严肃了一次,放下了雷神之锤,安迷修也难见的与雷狮达成了共同意见,也放下了双刀,安迷修为金奉上了骑士的祝福,雷狮只是复杂的看着金,天知道他有多么的不甘心,居然会被这个小子保护了。。。这是属于雷狮的不甘,可。。。难道就不是在场所有人的不甘了吗?

他们亲眼看着这个孩子保护了他们,他们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可他们能为孩子做什么呢?这时,有人提出了这个建议。。。

                             种花吧,金会喜欢的。

于是。。。这里在第二年,变为了一片花海,很多的花,雏菊,满天星,依米花,很多很多,开满了这里,埋葬着人们的回忆,人们始终记得,一个叫金的少年,金色的头发,天蓝的眼睛,他被埋葬在这里。

所有的人都记得,这里是他们的秘密,只属于他们的秘密。

忘记不了,所以。。。永远的记住了,在这片花海里,有个小小的坟墓。

在小小的坟墓旁,有一个透明的少年,看着一大片花,开心的笑了。。。

这里是现实。。。亦是属于众人的梦境。。。

——————————END(现实&梦境)———————————————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