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我认识的一位了不起的妖怪(1)

我想应该会很OOC

这几天沉迷于阴阳师,无法自拔

可能会有酒茨????(不知道

稍有一些狐琴

(这里的茨木还没有和酒吞遇上。)


我也是一名阴阳师,可却没有那位安倍晴明大人的名声大,因为他是最强的阴阳师,话虽如此,可我却也与一般阴阳师不同,我并不召唤式神,偶尔也是会召唤那么一两次,有时候也是些厉害角色,比如说阎魔,那位慵懒的女性真的很让我大吃一惊,我呆呆的看着她,看着她向那一群掃神的方向飘去。

我还召唤到别的几个厉害的式神,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妖琴师和妖狐,我觉得他们两个可以像一对人类夫妻一样了,虽然每次感觉妖琴师都非常嫌弃他,可两人还是那样。。。我是不是应该过段时间给妖琴师做一件白无垢呢?哦,忘了说了,我是一位女性,且称我为‘星’吧。我最喜欢的事情无非就是耕田还有和我家的式神聊聊天。

第一次认识那个妖怪是在我家门前,那时他还很小,妖力还没有很强,但我当时看出来,只要好好培养,那个孩子一定会是一个强大的妖怪,于是,我就将他带回了家里,帮他养好了伤。

“人类的女孩子啊,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份恩情。”他临走之时这样对我说,虽然我知道他可能要比我年长几十年或者几百年,可看着那身高,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果真如同他说的一样,他从来没有忘记过我的恩情,隔三差五的跑过来一次,还给我带点东西,说实话我可以感觉到他看着阎魔的视线,因为阎魔是我培养的最好的妖怪,所以我一边推测,一边说“你肯定很好战,不然你怎么一直盯着阎魔。”他当然一脸惊讶的转了过来,“不过你如果想挑战阎魔的话,问问判官吧,我估计判官绝对不会让你碰阎魔一下,就算他死了也不会,所以你还是别想了。”我看了看我烧的水,便过去拿起了它,倒入早已放好茶叶的茶杯里,就着茶,欣赏月圆之夜。“啊,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望向那个妖力已经充足饱满的大妖怪,他的白发,他闪烁着光芒的金色瞳孔,放在一些例如我家阎魔那样强大的妖怪堆里也会是足够耀眼的一个,

“我是茨木童子,我的确好战,我渴望寻找一个强大的对手。”他的眼里闪烁着的,是好战,这个妖怪好像天生的强者。我轻笑了下,微微闭了下眼,带着些愉悦地说“那就请挑战下我家的‘一对’吧,不过给你个劝告,不要打妖琴师,否则后果自负哦。”我看着茨木他有些迷茫的斜了下头,心里有些有趣了的想法,我就等着明天看好戏了。

第二天——————————————

我看见他具有王者风范的站在妖琴师和妖狐面前,妖琴师和妖狐有些紧张,因为我没有多少次让他们参加过实战,小妖还好说,但现在他们面前的,无疑是个强大的妖怪,我旁边的莹草都忍不住想上前去帮忙,我阻止了她,我说,等一下有好戏看。

茨木先出手攻击了,他出手就让妖狐差点就招架不住,毕竟我没让妖狐出去过多少次,更别说妖琴师了,看见妖狐这个样子,茨木果然将目标放在了妖琴师身上,妖琴师看到妖狐这样,心口有些闷闷的,还有些痛,可还没有上前,就被茨木的攻击给打的措手不及,几乎连动都不能动,他嘴里的血渐渐溢了出来,他手里的琴,每天为妖狐和院子里大家弹奏的声音优美的琴都断了,成为了两半,我看到这里,眉头皱紧,心头像被刀割了一块下来,我没想到茨木会下这么重的手,阎魔和萤草差点看不下去,一个差点将茨木沉默,一个差点给两个加血,正当这时,我感觉到了狂风加杂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我看见的是狂风中愤怒的妖狐,妖狐妖力大增,我看见了他的爪子变尖,眼里充满了愤怒,它的毛色也变得更加鲜艳,力量超越了从前,他三下五除二就将茨木打的几乎和他们一样,也没有血了,这时的茨木才终于知道我为什么在昨天晚上不让他打妖琴师的原因。

我看见这样的情景,赶快喊了停,萤草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去为他们两个治好了伤,加满了血,阎魔大人终于什么也没说,带着自家的判官围到了两个妖怪的身边。我直接就是一个土下座,跪到了他们面前,直到众人纷纷说没事我才慢慢的起来,因为草爸爸不肯为茨木疗伤,所以我只好将茨木搬到客房,给他敷上草药让他在我这里疗上了几个月的伤,我才放他回去。

话说这几个星期都没见他人了呢,不会是嫌我将他憋在我这里然后不来了吧。我这样想着,举起了我酿的酒,和我家的式神们畅饮着,在我的庭院里,正像节日一样欢乐。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