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我认识的一位了不起的妖怪(2)

我想应该会很OOC

这几天沉迷于阴阳师,无法自拔

可能会有酒茨????(不知道

稍有一些狐琴   (我至今仍未知道判官X阎魔这对该怎么叫。)   

(茨木变迷弟,无药可救。烦死个人,升天。

“茨木那家伙到底跑哪里去了?这一个月都没看见他。”我郁闷的在樱的樱树下和桃还有樱发着牢骚,我拿着酒碗舀了一勺子酒,就朝自己嘴里灌,当然,阎魔也在我旁边,还少不了判官。。。等等,这和妖狐还有妖琴师的既视感,我是不是还要给阎魔将来也做一套白无垢?

“说到酒,这让妾身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是妾身的好友。每次见到妾身,还会说妾身还没有厌倦阎罗殿的生活,厌倦那阴森森的地方。”一旁的阎魔喝着酒,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但还是用那慵懒的声音说,毕竟这里的气氛是有些想让人睡觉。

“哎,和阎魔大人是朋友,想必判官大人也一定见过。。。哦,不,是遇到过。”我想了想,判官看不见,不能算是“见到”,但是“遇到”这个词就准确多了,所以我将我的词汇改了改。

可谁知判官摇了摇头,“啊,连判官大人都没遇到过啊。。。”我有些惊讶,竟然连判官都未遇到过,“阎魔大人,那个人到底是。。。”我有些好奇,说到就能想到的人。。。啊,不对,是妖,究竟是谁呢?难道是大江山里的?那里的妖可是有名的厉害。

“酒吞童子,他是个喜爱酒的男人,是妾身的好酒友,他是大江山的主宰。”阎魔的语调虽然懒洋洋的,可眼睛却盯着判官,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我也看了一眼,‘啊,判官大人,有些僵硬了呢。这可不好。不过还真是大江山的妖怪呢,还是那里的主宰。’这时,我突然感到了一股熟悉的妖力,还有些陌生的妖力,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

“啊,茨木来了,还有他身上好像卷着一股陌生的妖力。。。恩?”我转身看了看樱和桃,她们两个的脸色有些不好,我叹了一口气,给她们布了个结界,没办法,她们也是我前几天召唤出来的,阎魔大人把妖气收敛了,但茨木可没有啊,她们两个是第一次感到这么强的妖力,也不能怪她们。我叫上了阎魔和判官,就急匆匆的回到了我的庭院里。

庭院————————————

因为营的关系,庭院里的樱花绽开,花瓣落在树根底下,平常应该会有掃神来清扫,可这次,N级的掃神全都躲进了屋子里,他们可不想招惹一个随随便便就能杀死它们的妖怪,清冷的月光,慢慢飘落的樱花,樱花树下,那身影还是和从前一样,有野性,白色的发丝,闪烁着金光的瞳孔,一样不缺,不对劲的地方就是他身上所缭绕的陌生的妖气还有他那明显走神的脸,以及。。。他断了一个的角。

我皱着眉,始终没有想出说什么好,只好叹了口气,拿了旁边的金刚石就对着他脑袋砸了过去,他的反应果真是快,一下子就接住了。“怎么,一个月没来找我,跑哪里去和人战斗去了?找到自己想战斗的人没有啊?”我无意说出的这句话,却让我在接下来的几天后悔程度非常之高。

“哦哦!星啊!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我的挚友!那种力量,那种实力!这才是我茨木一生的挚友!那个人将我的角给折下来了一个!我想败在他的手上!我可以将我的一切都献给他!我觉得我就是为了这个而生的。当然,你也是我的朋友,不过还没有到他那个份上。”他兴奋地拉着我的手说,搞得我是一头雾水,直到我想了想他说的他的角被折断了这件事,我的身体紧绷了一下,我大喊道“哈!!!??你的角被折断了!?不不不!自己的角被折断的也不会这么高兴吧!还挚友!我的天哪!我觉得这一个月我都不认识你了,你作为男人的威严呢?你原来可不是个话唠!天啊,你说的人到底是谁啊?”我简直要被气疯了,原来你一个月是让人掰你的角去了,我都不知道你竟然是个抖M!阎魔和判官站在我旁边,静静地听着,不过我发现阎魔有一丝幸灾乐祸,难道他身上陌生的妖气阎魔知道是谁的?

我突然的想起了阎魔刚才说的酒吞童子,的确,茨木身上的陌生妖气里的确有一股烈酒味。我盯着茨木的眼睛,他的眼睛里照射出我的身影,我咽了口口水,有些拼死的说了出来“该不会你说的。。。是大江山的酒吞童子吧?”我看见他的眼睛闪烁着比平常更绚烂的光,我肯定了,这NM绝对是我答对了。

之后,我就听茨木说了整整一个星期他与酒吞的那些事,我觉得,酒吞一定也是烦了他了,不然不可能掰他的角,不过。。。

我抬头看了看茨木,他头上的被掰断的那只角,‘一定很疼吧。’我抚上了那只剩一点点的角,我稍有些用劲的将我的手指扎在了他的断角上,感到手指一痛,有血流了下来,那是我用力故意扎破的手指。

茨木他也吓了一跳,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干这种事情,我只是微微的低了低头,看着我的手指,只是刺破手指就有微微的疼痛,那么把角掰断呢?我这么想着,问了一个很蠢很明显的问题,“被掰断的角,当时很疼么?”我想我当时会问这个问题一定是疯了。茨木倒是很自然地回答了我“我当时没感觉到疼,我当时感到的只有我身体里血液奔腾的战斗的高昂感。当时的酒吞啊,握住我的角。。。”我看着他讲酒吞的事迹,眉头紧皱,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有战斗的高昂感,我只觉得这很不好过,我的心有些难受,肚子里觉得很酸,就像喝了什么东西,在我的身体里发酵一般,我感觉我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喂!星你哭什么啊!你不想听我讲酒吞的事我就不讲了,不要哭啊!”茨木看见我哭了我起来,有些慌张,“和酒吞的事情没关系,是你的事情,你从来都是见到战斗都喜欢,伤着的是自己,可心痛的都是朋友,你和妖琴师他们打成那样的时候,我感觉心都被割了一块下来,我没想到你们会打得两败俱伤,更没想过你会下手后那么狠,我的心是碎的。”

我的一番话,让茨木沉默了,他想了一下,开口“可这是我的本能,我必须战斗,如果不战斗的话我根本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我认真的听着这番话,我知道他和我不是一路人,可我们还是朋友,奇妙的朋友。

庭院————————————————

“小生刚刚真的被吓到了呢,本想着为什么会有一股陌生的妖气来到了这庭院里,结果开门一看竟然是茨木童子,真的是吓到小生了。”妖狐稍稍扶了下脸上的面具,从他的话中可以看出来,他还是对茨木抱有恐惧的心态。

“没事,有我,到时候我奶你们。”草爸爸站了出来,“。。。过来吧,我给你用星新送我的檀木琴谈首曲子,可以帮助你平静下心情。算是你上次保护我的回礼。”妖琴师脸微微红了些,他唤妖狐到他的身边,当然,妖狐是很高兴的,在场的式神无一不被闪到。‘咔哒’的一声,式神们都向发出响声的地方看去,茨木和星都出来了。

我望向那棵漂亮的樱树,对身边的茨木说“去了大江山,有时间就来看看我们,虽然有些人不待见你就是了,还有。。。”我闭上了眼睛,缓缓的说“如果累了,那就回来吧,我会给你泡茶,当然,如果你想喝酒,我就把我的酒端出来,记得保重。”我转了个身,面对着茨木,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点了点头,一瞬间就不见了,我望着他刚刚还在的地方,想着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




——————可我没想到的是——————

我这么快又见到他了—————————

不可言喻的他。。。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