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我认识的一位了不起的妖怪(3)

我想应该会很OOC

这几天沉迷于阴阳师,无法自拔

可能会有酒茨????(不知道,我想虐酒吞,你不要茨木我要,小天使多么可爱,就是有些迷弟。

稍有一些狐琴   (我至今仍未知道判官X阎魔这对该怎么叫。真的,谁给这一对起个名字啊。)   

(突然想起来今天不用上学,于是滚回来更新)(其实我不想更,真的,我懒。)

渡边刚说,他将茨木童子的手砍了下来,是的,我知道他没有说谎,因为。。。。。


——————那双手我在以前见了无数次了——————————


我没有听说为什么茨木会出现在京都,我只听说了他化作女子的模样筹集钱财,以及他最后变作渡边纲的奶母,将他被砍掉的手拿回去这件事。

为什么呢?鬼怪明明不需要钱的,是出了什么事吗?我有些不安地在庭院里想,阎魔一下子便看穿了我在想些什么,不过没有说些什么,判官也在一边静静候着,什么也不说。

“星,你快看看能不能帮我将我的右臂安上。”我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不禁转头

是的

是他

缺了右臂的他

如此伤痕累累的他

我将他好好的数落了一顿,然后看了看,阎魔竟也帮了忙,不过我瞄了一眼,判官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不过终也叹了口气,过来阎魔的身旁,想着有没有能帮他家大人什么忙。

“没法安上,渡边纲的剑,我虽不知道有什么厉害的,但却是,你的胳膊安不上了。因为这胳膊上的妖力已经没有了,而且你的妖力也下降了。”我看了看那胳膊,很明确的告诉了他胳膊安不上的结果。

“所以说,你为什么会化作女子来京都筹钱呢?”我有些冷地看了他一眼,他好像是想掩过去的样子,低着头不回答我,当然,我是知道的,因为能让他动容的只有一件事。

“你那位挚友又出了什么事是你需要在钱财上帮助他的呢?”我一语道破,他猛地对上我的眼睛,金色的眼中溢满了震惊,他知沉默应该是瞒不过我的,便为我阐述

“挚友他最近迷上了一个女人。“他提起”女人”之时狠狠地加重了声音,我听得出他磨牙的声音。

“他每天都去看那女子跳舞,像是怎么看都看不厌,将大江山的一切都放下了,小妖精们每天都担惊受怕,都忧心忡忡的跟着我,我没法放下它们,所以我想建一个属于挚友的鬼廖,所以来京都筹钱,谁知道就被那个人给砍下来一只胳膊。”

我静静地听着,而茨木来了这件事也惊动了一群我这里入赘小妖,他们都在外边听着我们的对话,也包括妖琴师,妖狐还有草爸爸。

“是这样么。。。我帮不上你什么忙。因为这并不是我所知道的能解决的事情,但我劝你,早些离开酒吞童子,这样,对你最好,因为他已经为了女人而颓废,而你这样亦不过徒劳。”我将我对整个事情看法都说了出来,但我知道,茨木并未放弃。

“可是他是我的挚友,能打败我的人,我说过了,我想败于他的手下,但在这之前,我必须让他振作起来。”他金色的眼里闪着如此璀璨的光,他相信一定能将酒吞唤回来。

我没法反驳他,但我知道他一得那个要在我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因为他的事情已经在京都传的沸沸扬扬,现在的他还不能走。

于是乎,茨木就在这阴阳寮里瞎搞。

妖琴师和妖狐一开始见到他就缩到我这里来,但渐渐地他们发现,他不过就是想要有个能陪他战斗的人,以前也不过是无意之伤,也就慢慢的将这件事在心里抹去,和这位新来的朋友聊到一块去了。(当然期间也还是酿酿酱酱。)

不过妖琴师。。。偶尔茨木想对他出手引得妖狐发怒再和他一战,结果妖琴师就拿琴直接对着他砸了上去,毕竟是有先见之明,不过。。。。茨木,为何你要作死。

还有一次,他直接和草爸爸杠上了,结果被草爸爸完虐,因为茨木,不会加血啊!然后就又来找我给他疗伤,我直接吼了句“你找莹草硬杠!!?好吧,我都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作死,哦,你和萤草杠上啦?好啊,可以,你很作死,找谁不好,你找莹草。”

然后他就去找了阎魔。

等等你给我回来!我还没说完,阎魔姐姐还没有动手,判官就站出来给了他一记,之后阎魔姐姐好心的将她的云彩让了一些给茨木,我发誓我看到了判官拿出生死簿差点改了茨木的生死,真的。

我扶着额头,想看今天茨木又会给我惹出什么麻烦,然后看了看,大家都欢笑着,在茨木身边,他也不像前几个星期那样有些难过,他也露出了发自真心的微笑。看到这里,我突然有些愣了,随后又有些欣慰,有些悲伤,如果当年茨木不这么好战的话,他会很幸福,很快乐,而他现在在为那个叫酒吞童子的人发愁。

该到他走的时候了,大家都看着他走,都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小小的莹草眼含着泪送走了他,我也终是看着他走向了那名为酒吞童子的不归路,要是我当时阻止他,消除他的记忆,是不是最后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