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我认识的一位了不起的妖怪(完)

总之这是最后一篇,可能还会出现由大江山妖怪的视角写的?总之先将人类视角写完。(一把刀,如果有妖怪视角下次虐死酒吞。

那么正片开始

——————————————————————————————

我给妖怪们放假了

差不多一个星期的假期

因为我觉得他们在这里呆累了

果不其然,一听可以去外面游历一个星期,妖狐就抓着妖琴师的手,到他所知道的一个美丽的地方去,他还为了不抓伤妖琴师的手,而把指甲给剪了。而妖琴师没有反抗,眼里微微有些波澜,就这样跟着妖狐,唇边微微有些笑容,哎呀,我的眼睛。我觉得他们之间要发生点什么。

判官和阎魔回到了地府,毕竟他们要治理一下地府的秩序,而且他们好久都没回去了。

然后当天就有个骑着叫牙牙的锅子的人来到了我这里,我当时吓了一跳,因为她是从地里出来的,我后来才知道她叫孟婆,好吧,我像什么事情也阻止不了她和山兔去玩耍,所以我就随着她了。

桃花和樱花意外的也没走,她们说她们可以在这里应急,我给她们想了个办法,一个人在一天出去游历,另一个人在这里应急,当然,这个方法深受她们喜欢。每天一个人回来都要两个人在那里说老半天。

草爸爸去见鲤鱼精还有河童去了,说回来给我说他们两个的进展,我当时愣了一下,随后大笑说“你这孩子啊,哈哈哈。”

我终是将茨木的事情放下了,他已经决定了,我不能妨碍他,我靠在门边昏昏欲睡,眼睛慢慢地闭上了,有一会,我发现好像有股血腥味,我当是我的错觉,但是,当那血腥味到达我面前,然后‘咚’的一下倒在了我的木头走道上时,我彻底被惊醒了。

我迷迷糊糊的看见了一头白发,还有那白发上沾染的鲜红血液时,我的睡意彻底没了,我是被吓醒的。

是茨木

茨木回来了

他回来了

带着一双残缺的角以及另一只差点断掉的胳膊。

“桃花!桃花快来!出事了!快!”我的瞳孔急剧缩小,我用了我最大的声响将在另一边沉在梦乡的桃花叫醒,她见到茨木受了这么重的伤,瞳孔也缩小了,惊讶的跑来,用花之馨息给茨木疗伤,而我只能暂时用符纸来告诉我放出去玩耍的那些妖怪们茨木出事了,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让他们尽可能的赶回来,还告诉有些离我比较近的妖怪们可以来接他们。

我去接那些离我比较近的妖怪时,樱花刚好回来,她的脸上有止不住的惊讶,我托她们两个好姐妹切记把茨木照顾好,如果有打不过的强大的妖怪或者人的话,直接带着茨木跑,她们两个当然也不含糊,牢牢把我的话都记下来了。阎魔姐姐和判官在我出去的时候出现了,我也跟她们说了下情况,他们两个就负责那些比较强大的妖怪,因为阎魔属于上等的妖怪,一般妖怪是决不敢来的。

我赶到草爸爸那里,看见萤草还有鲤鱼精和河童有些紧张,我知道他们没法离水太久,不然我也会将她们接到我的阴阳寮里。

“萤草!茨木出事了,被人掰断了另一只角,他的左胳膊差点就断了,你赶快回去,如果妖狐和妖琴师回去的话,叫他们守着门口,你和阎魔姐姐去给茨木补充妖力。”我气喘的说着,萤草听见以前陪他玩的好好的朋友受伤了,立马就赶了回去。

我询问了鲤鱼精和河童,他们说想和我走,我就让河童取点河水,让鲤鱼精钻到里面,我们一起出发,我找到了那群在树林里的掃神,他们有些紧张的缩在一起,我安慰了他们,接下来就去找吸血姬,我知道她喜欢阴暗的地方,果然在一个昏暗的街上找到了她。

我找到离我比较近的妖怪后,我们赶快回去,我将吸血姬变成的蝙蝠和掃神们放在一起,把他们挂在我的衣服上,我抱起了河童,他用法术将鲤鱼精放在水球中,我跑的根本停不下来,掃神们被我跑起来的风刮的左右摇摆,可他们就是静静的抱着吸血姬,河童和神经粗的鲤鱼精也一脸紧张,终于,我回到了我的阴阳寮,看见了赶回来的妖怪们,也包括醒来的茨木童子。

“茨木!你没事吧!”我看见茨木醒来,便将她们轻轻地放在地下,然后去看茨木的伤势,我看见了他眼里的悲伤,在那漂亮得像蜂蜜一样金色的眸子里,悲伤是溢出来的。周围的妖怪们脸色都不是很好,其中,跟茨木关系最好的妖琴师,妖狐脸色是最为凝重的,阎魔姐姐什么也没说,但眼里杀气四漏的看着大江山的方向,判官大人还是沉默着,但是判官他的身边更冷了,因为他也不想茨木童子死亡,萤草去和鸦天狗商量着什么,眼里满含悲伤和愤怒。

“星啊,对不起,我以前没有听你的话,你是对的,他不需要我,我应该放弃他。”茨木被伤得太重了,但是他没有哭,“你叫我放弃,我没有听你的,可知道他将我打成重伤,我才知道,啊啊,不行了,他的悲伤永远不是我能抚慰的,所以当他将我的最后一只角掰下来,差点打断我的胳膊时,我逃了,我已经累了,星,我终是救不了他,他不能给我我想要的事情,他是不需要我的,我是几乎不被任何人需要的。”他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不被人需要,所以需要战斗,以忘却疼痛,不被人爱,所以需要用战斗来伤害,没人需要的他,连战斗都丢失了,他在大将山无法被爱,他在大将山有过高兴,有过战斗的高昂,但现在的大江山,对他只有伤害。

“。。。不,不是的。。。”我哽咽,“在这里,我们需要你,大家都希望你活着。”我看着他,想尽力留下他,她看到了他那眼中有着欣慰,有着欢喜,他不是一个人。。。已经再也不会了————————

他说

“星,我可以做你的式神么。”

我自然是笑着回答

“恩,乐意之极。”

——————————————我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
————我知道他的妖力在消散——————————————

————我知道再过一段时间他的妖力就消散完了——————

————我知道再过不了多久,我们便永远见不到他了—————

美丽的月啊,美丽的樱啊,多静的夜啊,多安详的他啊,多痛苦的我们啊

他走了,留下了他的角,铃铛还有衣物。

他走了,留下大声痛哭的我们,心里有着悲伤的我们。

他走了,终于没有了痛苦,将那大江山的事情永远放下。

他走了。。。。

————————————END———————————————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