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嘉金:卑躬屈齐膝的爱

(这是答应清寒要写的,答应了,那就做到吧。所以我开写了,老话:OOC是我的,金小天使是大家的。)

我是叙述人,我有一个奇怪的邻居,她叫清寒,她会随身携带一把扇子,就像我在哪里都穿着大红色的和服与拿着我手里的烟管。

她有一个很可爱的弟弟,名字叫做金,金黄色的头发,海蓝色的眼睛,我一开始以为是美国人,但是,那种漂亮可不是美国人能比得,还有,我似乎发现,我的邻居是个腐女子以及想将她弟弟嫁出去的事情,以及,她是弟控。

我和她关系很好,这就是我为什么知道上面我所述的事情,说起她的弟弟也是话都停不下来,啊啊,虽然我也挺喜欢金的,但是不得不说,有些烦。我奇怪的是为什么清寒还是没有把她弟嫁出去呢?

“那还用说么?当然是没有找见合适的人啊,不然的话,我早就将金嫁出去了。”清寒一脸严肃的望着我,更奇怪的是,我觉得她好有道理,我竟然完全无法反驳,这是个什么鬼,黑人问号JPG。

为了帮助我的朋友,我决定,去找找有没有感觉挺合适的人选,于是乎,我出发了,我在城市中瞎转,直到晚上,我才回到了家里。可以说,嗯,大惨败,我觉得,如果清寒要找她弟弟的恋人的话,那应该是有股王者风范的,可是,这种人很少了,等等,我为什么要考虑的这么详细。我摇了摇头,盖上被子,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觉得我看到了希望,因为我们这里又有一户新的人家搬来,我睡眼朦胧的打开了我家门,看着人们在哪里忙着搬家物,我就靠在栏杆上看着他们一上一下,吸着自己烟管里的烟,感觉好生自在,我朝楼下瞥了一眼,突然看见了一个孩子,我顿了顿,看着那个孩子,然后烟管里的烟就把我呛了。

“咳咳咳!!!”我的犯困的眼泪和被呛到的眼泪一同掉了出来,但我第一反应不是去看那个孩子,而是直接去敲清寒家的门。

“清寒!清寒!有事和你商量!你弟弟的结婚对象。。哎呦!”我话还没说完,门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打开了,我就被铁门拍了个正着。

“叙述人!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看见她眼睛里发出的光芒,我这时只想戳瞎自己的双眼。

“你看那个孩子怎么样,就是新来的邻居家的孩子,那个比你弟弟的头发还要更耀眼一点的金色眼睛的男孩。”我拿烟管指向那个孩子,还缓缓的吐了一口烟,我看见清寒望着那个孩子,眼中有着满意,看吧,我就知道,哎为什么我要知道,我好像也变得有些奇怪了。叙述人有些生无可恋的的想。

之后,据我了解,那个孩子嘉格罗斯,是个骄傲自大的人,但是,那是因为他有这个本钱,因为,他小小年纪就能把我说的根本不知道怎么还嘴,真想抽死他丫的,然而我在武力上也被他碾压,他已经捏碎了我的烟管,反正我家里还有,但我不想再看见他了,他绝对是我的克星,没有之一。

而清寒和他处的还不错,几次都把金拉过来,可是嘉格罗斯并没有理他,这就尴尬了,我有时候在旁边就做个吃瓜群众,看着金和嘉格罗斯吵起来,但不到打起来的时候我是不会上前的,废话,我说了我不想再看见嘉格罗斯这个小怪物了,你当我是开玩笑的吗?

所以,这几年来,金和嘉格罗斯的关系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坏。我有些担心起来清寒真的能顺利的将金嫁给嘉格罗斯吗?且不说嘉格罗斯,就是嘉格罗斯的父母,我也是着实的是担心了,但是事实告诉我,我并不需要担心,因为嘉格罗斯的父母是自由恋爱的倡导者,他们并不反对嘉格罗斯和金在一起。。。我觉得我应该拿块砖头对我的头来两下。

金是初中了,嘉格罗斯也一样,同一所初中,不同的是一个是天才,一个是笨蛋,还是末尾的那种,我只能默默叹气,我看着清寒促进两人关系,但是大多时候没促进,反而酿成大祸,一句话,组织药丸。

但有一个契机却改变了这个问题。

嘉格罗斯因打架而受伤,这不是金见过的第一回,但他打得这么狼狈,金还是第一回见,他看着嘉格罗斯躺在地上,身上有很多伤痕,他皱了皱眉,想了想,却走向了嘉格罗斯,扶起了他。

“我没有弱到要你帮我,起开,渣渣。”嘉格罗斯想推开金,但自身却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而金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身上翻着什么,最终,他找到了几个创可贴,给嘉格罗斯的脸上贴,“我知道你不需要我的帮助,但是,我不能看着你受伤了我却在这里看着你自生自灭,这不是我的风格。”金一边贴一边说。

“其实,我们从小就认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你有一股矛盾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姐姐因为你的到来而高兴或是因为你将叙述姐姐的烟管捏碎的事情,我就有些讨厌你,而且,你也很自大,但是你是嘉格罗斯,你有自大的资本,叙述姐姐这么说,我在小学,在初中的时候,其实很羡慕你,因为,你长得好,学习好,大家都愿意和你玩,但是,我却不同,朋友有时候会拿我们的金发相比,说你的更耀眼,有时拿我们的眼睛比,说你的眼睛是照亮一切的光明,总之,我的一切都比不过你。”金在嘉格罗斯有些疑惑的眼神中说出了这些话。嘉格罗斯感觉到他的眼角有眼泪涌出来。

“只有叙述姐姐和清寒姐站在我这里,但即使这样,也足够了,叙述姐姐教我如何做人,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清寒姐教我如何坚强,所以,我感觉一点也不输给你。”金想到这里,他笑了,那种笑脸是嘉格罗斯永远也比不下去的纯真与善良。

金贴完了创可贴,将嘉格罗斯慢慢地扶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家走去,夕阳下,两个人的金发都被染成了橙红色。这天的下午也被嘉格罗斯永久的记住了。

叙述人感觉嘉格罗斯变了,他虽然感觉还是那种态度,但是对金,是真正的变了,他不再将金叫做渣渣,他愿意为金辅导功课,还愿意陪金玩了,这让叙述人不禁感叹世道不太平。

时间过得飞快,金和嘉格罗斯也都有了工作,嘉格罗斯是金的领导了,但是,他们要是回了家,那就和在公司里完全不同,家里的他们除了嘉格罗斯和叙述人,其余的,全都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金干脆就直接挂在了嘉格罗斯的身上,不下去了,嘉格罗斯只是叹了口气,让金正对着他,把金抱了个满怀,叙述人也习以为常,直接拿了被子,打了地铺,自己躺在她自己觉得舒服的硬木板上,睡着了,而嘉格罗斯看着怀中已经睡着的金,眼中闪过难得一见的温柔,他把金将怀里又圈了圈,下巴靠在金的头上,带着些许笑意的睡着了。
叙述人感觉到,金和嘉格罗斯的关系越来越好,嘉格罗斯喜欢金,而金也有些喜欢他了,这让她和清寒不禁欣慰了一下,金不是那种情商是负数的人,他自然也知道自己喜欢上嘉格罗斯了,所以,他决定告白。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他在快要告白的时候,一个有名公司的大小姐看上嘉格罗斯了,她来到嘉格罗斯面前,无视了金,直接在大厅里宣布了于嘉格罗斯的结婚日期,这是人们都始料未及的,叙述人惊呆的看着这一切,她看见了嘉格罗斯眼里的惊讶,转而明白这不过是那个女人一厢情愿罢了,她看了看一旁的金。
金有些悲伤的眨了眨眼睛,他渐渐露出一个苦笑,说出了嘉格罗斯现在最不愿意听到的话“祝你结婚以后很幸福。”他笑的像哭一样,让一旁看着他长大的叙述人心都碎了,叙述人她是知道金愿意为了别人舍弃他能舍弃的东西,而他现在,为嘉格罗斯的前途而舍弃掉了自己的幸福。因为他知道,自己配不上嘉格罗斯。
她看着金一步一步很稳的走向了她,留下了一脸幸福的女人和不知道如何形容的嘉格罗斯,叙述人看见了嘉格罗斯眼里的无措和挽留。她想出了另一个办法。
清寒看着自己悲伤的弟弟,她为这一切都感到荒唐,怎么连长大了这两个孩子还是成这样了呢,叙述人也没在,这让她如何是好。就在她这样想的时候,门突然开了,清寒惊讶的看着面前穿着新郎服的人,她脱口道“嘉格罗斯?你,你不是在婚礼现场么?怎么跑到这里了?”,她目瞪口呆的看着有些气喘的嘉格罗斯和自己猛的转头过来的弟弟,也知道要怎么做,她走向了大门,出去,顺带关好了门。
“。。。呀,嘉格罗斯,婚礼怎么样。。。”金还没有说完,就被穿着新郎装的嘉格罗斯拉到了怀里,嘉格罗斯紧紧的抱住了金,仿佛要将金揉进自己体内,他喑哑着嗓子说“不要离开我。”金没有听他的,用力推着他,“不要离开我,金,我喜欢你。”嘉格罗斯仍然圈着金,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湿湿的,金也不再推开他,反而把他抱紧了。
“我也好喜欢你啊,真的很喜欢”他看着金的眼泪掉在地上,掉在了他的新郎服上,也掉在了他心里,他们两个紧紧相拥,这是两个互相喜欢,互相深爱着对方的两人。
“他们两个终于认清自己的心意了?”忽然的一个声音让正在听着的清寒打了一个冷颤,她回头看去,只见叙述人的头上插着玻璃渣,烟管也弯曲近乎不能用,穿着的却不是和服,而是那种战甲一样的衣服,手上还拿着棒球棒,俨然是和谁拼命去了的样子。
“叙述人。。。你该不会。。。”清寒看着叙述人,不禁抽了抽嘴角,叙述人也不遮掩,直接露出了个爽朗的笑容,说“啊,是啊,就是你猜得不会是,我就是拿着这些东西踢婚礼去了,就算你是富家小姐,这次我也不能忍了。”叙述人将那些东西踢到一边,看着风景说“起码你弟弟和他爱的人在一起了不是么?”
清寒微微一愣,随即也笑道“是啊,也算有情人终成眷属了把。”
之后,一个没有多少人的婚礼在一个有些废弃的教堂举行,外面有一群向日葵,两个金发的人都笑得很开心,他们在向日葵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绚烂与开心了。
————————END———————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