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七大罪嫉妒:嫉妒换来的结果是...(鬼金)

(好久没更新,趁着雾霾停课,且作业都写完了的时候来更新,至于标题。。。恩。。。怎么说呢,感觉不太对。主要就是搞事狐嫉妒而引发的一系列事情,顺便再次强调:叙述人是红娘!有人居然和我说叙述人是有图谋的,什么鬼!那么,废话不多说,走起!老话:OOC是我的,金小天使是大家的。还有,我总感觉会嫉妒的人。。。大家都是病娇。只是我觉得的。。。(咽一口血。)感谢清寒为我提供的鬼金脑洞。)

鬼狐天冲总是将事情隐瞒在心里,从不说出来,能猜出他心事的人寥寥无几,甚至是在他身边的莱娜也猜不出他的心思。所以,他很神秘。有时候连智如沼跃鱼的叙述人也看不懂他在想什么。

“啊,鬼狐!”鬼狐听见了那充满元气的声音,他转过身来,看见的是金摇着手,向他跑过来。他在面具下隐藏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他用平常的语气和金交谈了起来,就连声音也带了些微微的愉悦。但随即,就被金的下一句话将那微微的愉悦打碎了。

“格瑞邀我去打怪啦!我在路上刚刚遇到你,就想和你打个招呼,那么,我先去格瑞哪里啦,一会见!”金一脸高兴的跑着,留下鬼狐一个人。鬼狐也抬起手朝金那边缓缓的摇着,直到看不见金的身影,“呼。。。”他慢慢地吐出了一口气,一只手微微攥紧。

‘又是格瑞。。。’他那双金色的眼睛里闪着冷光,他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情绪,他知道,他不想让金离开他,所以,他想要造个牢笼,把金锁在里面,这样,自己就不会有这样的情绪了,可是不能,因为这样的行动可能会让金敌视他,所以他不能这么做。但是。。。

他想着,然后笑了出来,低沉的嗓音让人浑身一颤。他的眼睛中有着不知道是什么的混乱感情。鬼狐是聪明人,他知道自己对金是什么感情,那也是因为三个人引起来的,嘉格罗斯,格瑞,雷狮,都可以说是罪魁祸首,鬼狐很嫉妒这三个人,他嫉妒嘉格罗斯对金的肆意妄为,嫉妒格瑞可以让金念念不忘,嫉妒雷狮可以对金动手动脚,他对于金这个万有引力无可奈何却又极度的不想让人窥视和碰触他,所以,他行动了。。。。

过了几天。。。。。

“我真的不知道鬼狐天冲脑袋犯了什么毛病,这几天轰轰轰的,搞事情,上次瞄准我我还没找他,这几天总听雷狮,嘉格罗斯和格瑞那里的动静最大,真是,搞什么飞机!”叙述人气愤的揉着自己的头,看着前一个因为自己被瞄准而断掉的烟管,差点就砸坏了她旁边的玻璃石,然后收到一个来信,上面写着“金”,叙述人匆匆点开了来信,她看见邮件上面写着的消息,当时就气炸了,‘对不起啊,叙述人,鬼狐给我安排了任务,我要先去执行任务了,下次再找你聊。’署名是金。

“啊!!气煞我也!!”叙述人这次真的砸坏了她身旁的玻璃石,但突然又想了想,沉默下来思索了一下。‘按金的性格,他应该会邀请我而不是独自一个人去做任务。。。这事情有蹊跷。’叙述人暗了暗眼眸,她决定在家里等,反正还没有到和金约定的时间,她决定有些耐心。她的决定是对的,金来见她了,还冲她打了招呼,这让她确信了自己的想法:那个信息是鬼狐天冲发的。

“金,最近鬼狐天冲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或者是让你今天远离哪个区域,明天远离这个区域之类的。”“这么说来,这几天好像的确有这么做来着,他说不让我去哪几个地区,然后那个区域就会传来很多声响,我觉得他说的是对的。”金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叙述人,叙述人笑着听,可身为沼跃鱼的她觉得自己好像又明白了什么。她觉得,为了过上安稳日子,这时候的她,急需为鬼狐天冲助攻一把。

“那金对鬼狐天冲有什么看法么?”虽然她不觉得能得到什么结果,但她心中总觉得有那么一些希望,这是女人的第六感,“恩。。这个应该怎么说好呢。。。上次格瑞要我去打怪,我很开心,然后赶过去的时候遇见了鬼狐,如果平常的话,我应该打个招呼然后就走了,但是,对于鬼狐,我却在他面前停下,和他聊了一会才去的,而且,我在鬼天盟的时候下意识看向的不是紫堂,也不是凯丽,而是离我较远的鬼狐,这些就有些奇怪了,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也许,是我比较依赖鬼狐吧,虽然我和他之间并没有过多的联系。”金思索起来,把自己能想到的告诉了叙述人,这让叙述人看到了一丝生机。

他们谈的很愉快,期间,叙述人也不停的为鬼狐助攻,叙述人突然觉得,其实她自己作为一个红娘为金牵的线还不错,毕竟是实力比较强的鬼狐天冲不是,还是传教组织,上次差点就被鬼狐洗脑了,“天色有些晚了,今天的风波也过去了,回去吧,金,也到时间了。”叙述人送走了金之后,点开那个前面发信息的信息栏,也发了一句。“好了,等一下在晚上比较明亮的嚎哭地穴见吧。。。”

她缓缓打到“鬼狐天冲,我想用金的朋友这个名义见你,而不是用烟的叙述人,希望我们等会谈的愉快。”发送出去之后,她穿好防弹衣和一层薄薄的盔甲之后,慢慢地走向嚎哭地穴。

“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呢?烟的叙述人。”她到达嚎哭地穴的时候,看见鬼狐已经在等她了,听到这番话,她摇了摇头“我说了,我这一次只是作为金的朋友。。。也许是红娘,反正不带敌意的来见你,让你的手下退下吧,我不保证在你们手上无伤,但我保证我能够安全逃走,你知道我的攻击和保护自身的方法的,上次的烟幕,别说你没看见。”叙述人看了看鬼狐,鬼狐只沉默了一下,然后就对旁边的区域摆出了‘停止’的姿态。

“好了,让我们谈谈吧,毕竟这件事关于金到底以后和谁在一起。”叙述人笑着轻描淡写的道出一句让鬼狐瞬间将头转到她这边的话“什么意思?”“字面意思,你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这一次,我是作为红娘来的,当然,牵的线就是你和金,我就是要点明你和金之间看不见的墙,你是聪明人,所以一直磨磨蹭蹭,这几天的动静怎么搞出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金,但是却又对接近金的人抱有敌意,可你不知道的是,金对你也有些不同与格瑞他们感情。”

叙述人看着鬼狐有些惊讶的动作,缓缓说道“正因为你是聪明人,所以才聪明反被聪明误,你看不见么?在鬼天盟,金下意识看的,不是和他关系好或者是离他很近的人,他看的是你,离他比较远的你,他如果和格瑞或者谁有约,他会迅速赶过去,路上并不会和谁进行交谈,最多打个招呼,但是对你,他却停下和你聊了一会才想起来和格瑞的约定,他亲自说的,他对你,有些不同于我们的感情,如果我这么说你还不懂的话,我也只能说你,鬼狐天冲也不过是个笨蛋。”叙述人在这里挑明的说,让鬼狐天冲明白,其实他没有必要这么做,因为他喜欢的人,也有些喜欢他。(萱草:叙述人的挑明,按我的话来说就是:直接插入你的灵魂。)

“如果明白怎么做的话,那么,现在就去找他吧,我也为你做了不少工作,想想,他现在也应该在到处找你吧。”叙述人看着眼前一瞬消失的鬼狐天冲,不禁叹了口气,“之后能不能成,就看你们自身啦,我这个红娘也该深藏功与名啦。”她拿着烟管,慢慢的消失,留下一旁惊呆了的鬼天盟一众,“那么我们下次见了金叫什么?”“不知道,看鬼狐大人的反应吧。”或者直接叫金大人?”“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叫?还不如叫。。。”总之一众人在这里讨论的热火朝天。

现在,几乎整个凹凸大赛的人都知道了,鬼天盟的首领鬼狐天冲和一个很好看的人在一起了,当然,格瑞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先是冲向了叙述人的家,然后再冲向了鬼天盟,但是并没有什么用,你现在随时都可以看到,鬼天盟的首领摘掉了面具和一个金头发海蓝色眼睛的人手牵手,笑着走过凹凸大赛的每一寸土地,这是鬼天盟首领最快乐的时刻。

————————————END(嫉妒)————————————————

(虽然搞事狐太搞事,但是我这个系列是发糖的,我讨厌刀子,恩,讨厌刀子,所以,除了我偶尔发的刀子之外,你们不会在某个我没有标注刀子系列的文章里看到刀子的。绝对的。)

评论(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