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萱草

七大罪傲慢:理所当然的爱(雷金)

(一见钟情梗,看了凹凸新一集,雷狮老霸道了,还有瑞金那天国的公主抱!!!想写一个论坛体,设定:叙述人认识且和雷狮关系较好,不认识金,知道雷师喜欢金之后想方设法撮合两人。老话:OOC是我的,金小天使是大家的。在这个系列里再加一句:叙述人是个红娘!红娘!

雷狮作为海盗团的头领,很是霸道,像只狮子,这一点与雷狮交情较好的叙述人深有体会,毕竟上次不过就是看一个人不爽就把那个人弄进了医院,而那一幕刚好被叙述人看见了,所以看见雷狮的锤子,叙述人就要抖三抖。

雷狮本来是想找安迷修的,但是他也搞不清楚安迷修到底在哪里,所以他只能四处瞎转来寻找安迷修的踪迹,就在那个时候,他见到了金,那向日葵一般的金色与搭配的极好的清澈的海蓝色眼睛硬生生的撞入了雷狮的眼睛里,使他晃了心神,对方接下来的话语也使他心情大好,尤其是不知道雷狮海盗团的威名是他觉得好笑又诧异,他很喜欢面前的这个小子。

“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他紫色的眼睛里有着浓郁的兴趣,金虽然感觉到这个人的霸道,但却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 “我就不告诉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他用那清澈的眼睛看着雷狮,眼里都是雷狮的影子,这使雷狮的嘴角上挑,拦住了一旁战意澎湃的佩利,带着一行人走了,留下金一个人满头的问号,然后,金看见雷狮停下了脚步,对他道“希望下次再见到你,小子!”然后带着有些不可思议的海盗团走了,之后,他到叙述人家与叙述人商谈。他并不知道,自己对金一见钟情了。

“呦,你下次进来的时候还是把你的锤子直接放在我花盆底下的储物戒指里吧,我看见你这大锤子我就有些方。”叙述人抖了抖,对雷狮道,“能怪我喽?是你自己上次要和我们一起,结果我那时脾气不好就用锤子把人锤到了医院。要说,也只能怪你自己。”雷士反呛了回去,“这件事确实试叙述人你做错了,大哥当时心情不好,我想我们当时是警告过你的。”在一旁坐着的乖巧的卡米尔也为雷狮帮腔。这让叙述人赶快摆了个‘停’的手势,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都是一家,你们都帮腔,你们有四张嘴,我只有一张嘴,就算再加上鬼狐天冲那个洗脑传教的我可能也说不过你们。”叙述人自认倒霉的说。她看水烧开了,就起身,拿出海盗团专用茶杯,给里面撒了些茶,当然,佩利的是凉白开。

又给自己沏了杯茶之后,叙述人过了一会又问道“今天找到安迷修了么?”叙述人满不在乎的看着窗外的好天气,仿佛已经得到了答案,安迷修能被雷狮找到这才叫奇迹,慢慢地啄了口已经不太烫的茶。“安迷修没找到,但我找到了个有趣的小子。”雷狮并不怕烫的喝了一口茶,当然,他并不懂品茶,直接当普通的水就喝了。但叙述人就不淡定了 “哦。。。恩?等等,你刚才那句话有些不太对,雷狮,你再说一遍,刚刚你没找到安迷修然后你遇到什么了?”叙述人仿佛见鬼了一样看向雷狮,然后雷狮并不在意的说“我说我遇到了一个有趣的小子,在这里待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见不知道雷狮海盗团的小子,这让我有些兴趣了。虽然我感觉他并不是很强。”雷狮回忆起见到金的时候,叙述人可以感觉到雷狮的心情的确大好,她也看见了雷狮紫色的眼睛里流露的浓浓的兴趣,她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卡米尔和帕罗斯,得到的是同样的答案。
“。。。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雷狮你居然会对一个并不是很强的人感兴趣,这倒是让我稍微想见见那个你说的小家伙了。我相信这个小家伙可能对你们雷狮海盗团来说,以后可能会创造个奇迹。”叙述人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笑着又抿了口茶,看着雷狮一群人到。这让佩利有些搞不懂了,他说“叙述人,你为什么这么说啊?”叙述人看着佩利,摇摇头说“到之后你就会知道了,如果我的想法是正确,并且这个想法可以成功的话。”叙述人看着雷狮,笑得特别的灿烂,这让雷狮倒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时,叙述人作为红娘的旅程开始了,她有时候遇到雷狮,就会跟着雷狮一起走,因为她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幸运的和雷狮一起碰见那个让雷狮感兴趣的小家伙。

是的,叙述人真的很幸运,她确实和雷狮一起遇到了金,当那金色的头发和海蓝色的眼睛出现的时候,对方和她都微微的呆了一下,谁知道金会突然从草丛里跳出来呢?“哟,小子,最近过得怎么样?”l雷狮冲对方笑了笑,让叙述人打量的看着金:好看的金色头发,清澈的海蓝色眼睛与卡米尔有些像但却完全不同,那张脸上带着的微微呆愣让这个人添了一份可爱,感觉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而金的反应就不同了,他大喊道“啊!是你!哎。。。那个。。。你叫什么名字来着?”他挠了挠脑袋,歪了歪头说,这让雷狮和叙述人有些无语,也让叙述人没有防备的直接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第一次看见不认识你雷狮的人,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了!”叙述人放弃了以往在别人面前的矜持,捂着肚子拿着烟管大笑起来,让金把目光转向了她,她稳了稳情绪,擦擦笑出来的眼泪,装作没看见雷狮黑下来的脸,自我介绍“我是叙述人,很高兴见到你,小家伙,说实话,不知道名字还真是难叫呢,毕竟我倒是搞不懂你到底比我大还是比我小。”叙述人说完,吸了一口烟,看向金,金对叙述人对雷狮不同,倒是很直接的把名字告诉了叙述人,顺带向旁边的雷狮做了个鬼脸,这让雷狮生气了,他并没有拿起锤子去砸金,反而怒极反笑的走向了金,金想逃跑,但为时已晚,雷狮直接扯着金的手腕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怀中,然后直接扛到了肩上,当然,金是踢着腿来反抗的,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雷狮带着金在凹凸大赛的每一个角落都转遍了,让其他参赛者都大吃了一惊,他们的嘴巴分明能放下两个馒头!格瑞看见了,直接提着斩烈就冲了过来,但并没有动手,废话,自家青梅竹马在别人肩膀上扛着,你会直接一刀下去?

所以,当雷狮带着金回到叙述人的家中时,雷狮海盗团的其余三人是一脸的吃惊,“老大,你是怎么把这个家伙抓来的,还扛在肩上?”佩利是一脸的不知所措,卡米尔和帕罗斯也显出了惊讶,“这个小家伙把你们老大惹怒了,他就扛着金在凹凸大赛总走了一圈,连格瑞都差一点跑来和你们老大干架。”叙述人饶有兴趣的看着雷狮和金,她觉得自己心里的感觉可行,觉得必须要制定一个计划。倒是卡米尔和帕罗斯有些微微的思考。这时叙述人走向了离她比较近的卡米尔,对他说了句什么,然后卡米尔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又走向帕罗斯,对他说出了刚才对卡米尔说的那句话“介不介意我帮你们老大找个妻子啊?”他也和卡米尔一样的反应,看着叙述人笑得狡黠的脸,只有佩利满头的问号,佩利什么都瞒不住,所以当然要瞒着佩利啦,不然他一瞬间就全都说出来了。

叙述人表示,助攻她助的特别的开心,毕竟有了金在之后,雷狮就能很开心,且不会乱捶人了,叙述人也不用害怕雷狮的大锤子了,她偶尔约雷狮和金出来一起会个面,但她并不想操之过急,撮合吗,毕竟要慢慢来,撮合太快了的话可能会让金发现些什么,叙述·看穿一切沼跃鱼·人看着两个人在一旁斗嘴笑着喝了口茶,表示惬意。雷狮并不是傻,这点叙述人看得出来,她估计雷狮是想确定这种感情,然后再决定到底是怎么对待金,至于金吗。。。叙述人斜着看了看金,好像并没有什么的样子,这让她又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她看了看周边地形,又看了看金和雷狮之间的距离,自己和金之间的距离,觉得可行。

叙述人故意踩上一颗石子,崴了自己的脚,将金猛地撞了一下,然后又拐向旁边,将那颗小石子踢走然后自己咕噜咕噜的滚到了看似是悬崖,其实并没有多深的一个回音很大的大裂缝里面,雷狮看见了,接住了被叙述人撞到怀里的金,然后朝叙述人那边大喊“喂!叙述人!你没事吧!”当然,叙述人要估摸时间,所以过了一会才说“我没事!这是个峡谷!可能会有出去的路!我等一下就上去!你们先回我家!实在没出口的话我会用自己的原力技能上来的!”叙述人表示她忍笑忍得很辛苦。

金靠在雷狮的怀里,他听见了雷狮的心跳,他抬起头打量着雷狮,比自己要高出很多,紫色的眼睛很容易让自己想起发小却又不相同,很多时候都威风凛凛,霸气十足,却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显得很没脾气,俊美的脸庞可以吸引无数女性为之尖叫。金抬起手轻轻地碰了下雷狮的脸庞,雷狮感觉到了脸庞被轻轻触摸,低下头去,却正好感觉到了唇上的触感,两人因为挨得太近,所以轻轻地掠过了嘴唇。

金的脸突然变得通红,捂住了嘴用手推着雷狮想让雷狮放他出去,当然,他并没有做到,他被雷狮圈在了怀里,雷狮看着金通红的脸,感觉特别的满足,于是,他又上演了和叙述人一起见到金的时候的事情,他扛起了金,向叙述人的家那里走去,一旁偷看的叙述人默默地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恩,自己演得真不错,这下又助攻了一把,耶!

最后就差个直接引爆的炸药桶了呢,就像萨拉热窝事件一般,叙述人如是想到,所以她这几天遇到金就假装和金一起走,其实是在寻找那个直接引爆的炸弹桶。这不,让她找到了,现在最棒的炸药桶,就是金的发小,格瑞,果然,格瑞看见了金旁边的叙述人,叙述人向他回以微笑,格瑞就将金拉到了一边,说着些什么,叙述人在暗处将地址和信息发给了雷狮,上面写着‘金的青梅竹马要和他告白,你最好快点来一下。’叙述人非常开心,因为她知道,是时候了,而且。。。她又把一个人拖下了水。

雷狮赶到的时候,叙述人看到了,就装出一副皱着眉有些焦急的样子,所以雷狮看到的大概是这样:金和格瑞不知道在哪里谈这些什么,叙述人在一旁很急切,看到雷狮来了,就只能两手敞开一些,摇了摇头。这让雷狮有些不爽,他直接拉过了金,也不管金同不同意,就把金拉走了,格瑞想追上去,却被叙述人挡住了路。

“格瑞大人,不要这么看不懂情况啊,现在可是关键时刻呢,我可不想那两个人被打扰,不然麻烦的就是我了呢。”叙述人笑的很灿烂,但格瑞就不同了“你有什么图谋么?”他看着叙述人的眼睛,让叙述人呆了一下,随即叙述人大笑“哈哈哈!图谋。。。也不是说没有,我只是想让那两个人幸福罢了,不然我也不会做这个红娘,演了这么多戏,我觉得自己可以当演员了,我简直就是看穿一切的沼跃鱼。”叙述人笑着看格瑞。格瑞只是冷冰冰地说“你的演技的确很好,可是如果我要是偏过去不可呢。”“那就只能用烟幕困阻您,和您打起来我是绝对会死亡的,可要论打完人,还是高手能跑掉的,凹凸大赛里估计也没几个了吧,我就是那其中之一,在烟幕里我偶尔还是可以打人的,而且在烟幕里逃跑,我可是如鱼得水的。就是因为这样,我和雷狮才是不打不相识的。”叙述人说着,将烟管叼到了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来的却不是烟,只是一般的二氧化碳。格瑞也举起了斩烈,两人随时都可以开打。

而另一边的雷狮和金的情况就不一样了,金被雷狮抵在了一块石头上,他没办法逃走,“雷狮,你怎么了啊?我和格瑞正说着话,你就把我拉走了,到底怎么。。。唔!”雷狮没有给金解释的机会,他扳过金的脸,直接吻了上去,金被吓了一大跳,想逃开,却没有地方逃,因为雷狮扶住了他的头,雷狮的亲吻带着不同于常人的霸道,他侵略着金的口腔,而这并不会让金产生反感,金甚至有些微微的回应雷狮的亲吻,他试图用舌尖抚平雷狮激动的情绪,雷狮自然是感觉到了,他暗了暗他漂亮的紫色眼瞳,继续持续着亲吻,直到感觉到金的缺氧,他才结束了这场并不短暂的亲吻,他看见了金那明亮的眼睛里闪着水光,止住了继续亲吻的欲望后,他才问金格瑞和他说了什么,最后他得到的结果是。。。他被叙述人诌了,他真的没想到叙述人可以这么聪明。

之后回到叙述人的家想找叙述人谈人生的雷狮,却发现格瑞也在叙述人这里,“哦,你们两个回来了啊,进展的怎么样。。。虽然我想这么说,但怎么看你们两个都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吧,毕竟金和雷狮,你们两个的嘴唇有些红哦。嘻嘻。”叙述人掩住自己的嘴角,但她的声音和眼睛已经出卖了她,格瑞在一旁也什么都没说。这番话倒是让金的脸爆红,也让雷狮想起了最主要的目的,他放下了锤子,直接朝叙述人以拳相报,然后被叙述人躲开了。“真是的,我当了红娘反而被揍,这什么道理么。”虽然这么说,脸上还是笑容满面。

所以,现在雷狮海盗团的各位大家多了一位嫂子,他们每天都可以塞自己一口的狗粮,叙述人表示这口粮她吃得很开心,因为她不用怕雷狮的大锤子了!而别的人,能装作没看见就装作没看见,反正他们时刻警醒着自己,不要吃下老大(大哥)喂下的一口粮,雷狮海盗团也不再是杀气腾腾的,而是充斥着欢声笑语的。

———————————END(傲慢)————————————————

(叙述人的演技和智商都是MAX,简直是生活中的沼跃鱼,她看穿了一切。)

评论(2)

热度(48)